开坛设法沈耀阳。

中考暂弧
扩列走3216683319

怂了怂了
害怕咋整

【全职男神x你】听说情人节和告白更配哦


情人节告白专场
小段子,博君一乐。
内含叶/鱼/周/王/黄/轩/策/锐
食用愉快♡

叶修:
想要这个冠军戒指吗?
不给。
诶你可别哭啊,给了你——
哥可要怎么跟你求婚啊?(坏笑)

喻文州:
好希望我是索克萨尔啊。
那样的话,
我就可以用六星光牢把你栓到身边了呀。

周泽楷:
我不是一个长于言辞的人。
所以我希望我可以用实际行动表达出来:我爱你。

王杰希:
房子我已经买好了,
还养了只猫。
我在此诚挚邀请你成为这座房子的女主人,
你愿意吗?(耳尖泛红)

黄少天:
情话什么的,
这辈子只说给你一个人听好不好?

李轩:
(用手捂住你的眼睛)
看,进入我的暗阵了吧?
听话,乖乖牵着我的手 。
我带你走一辈子。

吴羽策:
(郑重)
我希望我可以成为人世间最锋利的剑,
一辈子在你的手里所向披靡。

方锐:
废物点心,也是点心的一种啊。
看在我这么可口的份上,这位小姐有没有想把我带回家慢慢享用的想法呢?

忍住没在锐锐那条加个哲学符号23333
那我们下次再见?


悄悄问一句

占tag致歉。
想建个漂御同好群,问问有没有人来qwq
来的底下扣一啊各位,人多就建!来啊造作啊!

如果双鬼在网游里见过的话。

直男李轩心路历程。一个段,博君一乐。

逢山鬼泣:美女去下本吗?
逢山鬼泣:美女我带你练级吗?
逢山鬼泣:美女来jjc吗?
鬼刻:纯爷们,谢谢。
鬼刻:喂?
鬼刻:兄弟?
【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逢山鬼泣:阿策来下本吗?
逢山鬼泣:阿策来练级吗?
逢山鬼泣:阿策来jjc吗?
鬼刻:闭嘴,训练。

#中间发生了什么你大概要去问达尔文了#

【双花】深潭


一个暗恋乐
特别想打自己。。。改了好久还是感觉乐乐有点女气化。食用愉快xd


张佳乐双手离开键盘,瘫坐在椅子上。屏幕里的角色已经死了,狼狈地趴在地上。孙哲平的小号也躺在他旁边,像对难兄难弟,张佳乐想。

还没等他继续把这个念头发扬光大,难兄身上突然闪过一道白光,没了。

嘿,直接把卡拔了下线,不愧是纯爷们儿孙哲平。

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知道他有没有为工会同事考虑过哪怕一秒。兴欣这配置,弄张能进神之领域的账号卡不容易,他想。

霸图的空调坏了,只剩下台风扇在那里呜呜地空转。张佳乐抬手撸了把颈子后面粘腻的汗,抬手蹭到裤边儿上。脑袋后面的小辫儿已经湿透了,搭在后面仿佛有块儿石头把他的头往下摁。他干脆把这一缕解了,半干不干地搭在脑后。

真热啊,改天得把这头发剪了。

说起来这头发还是孙哲平主张留的。当属他有阵子没打理这头发,刘海几乎要遮住半个眼睛。孙哲平就给他找了个夹子夹上。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从夹演变成了扎。然后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挺好看的。”当时孙哲平这样说。

算了,还是别剪了,怪麻烦的。

风扇还在呜呜地转。

屏幕里的角色已经复活回主城了。张佳乐就让它在主城里这么站着。他没去动电脑,屏幕一会儿就暗了下去。

他又不可抑制地想起孙哲平和第五赛季的百花。邹远和唐昊还在训练营,他和孙哲平经常回去看他们。邹远是个乖孩子,唐昊却不是。成天嚷嚷着要pk,要以下克上。

“成啊,”孙哲平咬着烟无所谓地搪塞,“等你成了荣耀第一流氓我就跟你打。”

唐昊知道孙哲平是在逗他玩,撇了撇嘴又回去训练了。

那时的他和孙哲平也还年轻,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散发着活力和朝气。像太阳照在刚下完的雪上那样闪亮。晚上趁着看门大爷不注意出去撸串,回来再被经理好一通训。即使把经理气得跳脚也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多好啊。

风扇还在空转。张佳乐听得心烦,走过去把它关了。房间里一下就变得非常寂静,只能听见他自己一个人的粗重的呼吸。

该死,修空调的怎么还不来。

他记得四年前也是这样炎热的一天,孙哲平跟他说:“张佳乐,我要走了。”

“什么?”

“我要走了,退役。”孙哲平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他是知道孙哲平的手的,但他真的不知道会严重到这个程度。严重到他们甚至来不及开个发布会再好好道个别。

“百花,就交给你了。”

“对不起,兄弟。”

孙哲平是个爽利的人。他简单地开了场发布会就走了。张佳乐把他送到机场,目送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腾挪到登机口。张佳乐在孙哲平的身后,他看不见的地方哭了。眼泪从他的眼眶里大滴大滴地掉出来砸在地上,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百花,就交给我了。”

那一年,张佳乐带领整个百花,拿到他的第二个亚军。

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满脑子都是孙哲平。

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名为孙哲平的深潭里了。平和却汹涌的潭水包裹着他,把他连同他对孙哲平的爱意一起拽进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死心吧。

他是你兄弟。

你们不可能有好结果的。

门被敲响了,像是对他最大的嘲笑。他有气无力地应了声没有锁门直接进就好。门被推开了。

是张新杰,他手里还拿着一摞资料。

“会议室我已经预约好了,两点过去复盘,顺便和队长商量一下下一场的战术配合...张佳乐?”

“我没事。”张佳乐眨眨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平静。

“你没事吧?”

“没事,副队我真的啥事也没有,你去找老林吧。”张佳乐固执地摇头。他听见自己喉咙里发出这样的声音,完全不受控者。

张新杰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一切都会过去的。”

是啊,一切都会过去的。

也许吧,他想。


endw
感谢忍受我的渣并看到这里的各位!!!




【双鬼】星空

好多手稿没的打,绝望
标题取自五月天(星空),和正文没啥关系233333
感谢七尧聚聚帮我改文,她不玩lof诶。。。
ooc
走着

第十二赛季。

李轩走得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他拒绝了俱乐部的续签请求,也没有为队员们留他下来做教练的请求而动摇。简单开了场发布会,就走了。

“我的荣耀之路已经到头了,但你们,虚空还没有。我也衷心希望虚空可以越来越好。”发布会上,这位曾经的第一阵鬼如是说。

李轩的票买在晚上,大家一起吃了顿散伙饭。第八赛季出道,现已成长为战队中流砥柱的盖才捷哭的像个泪人儿。李迅还是和往常一样嘻嘻哈哈的,像个没事人一样。啥子都听得出来他几乎要溢出喉咙的哭腔。

吴羽策坐在角落里喝酒。啤酒被他一杯接一杯地往肚里灌。李轩从未见过他这副样子,也不知道他这样能喝。他以前在自己面前向来是滴酒不沾的形象。

“废话,就你那个一杯倒的量,我敢喝么?”吴羽策说。

仔细想想也是,两个人年龄相差不大,自己已经到了退役的年纪,阿策也快打不动了吧?

即使是在这个年纪,吴羽策也从来没有展露出一点将行之年应有的姿态。鬼刻手中的刀还是如年轻时那般凌厉,并且经由岁月的打磨,更平添几分莫测的味道。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手中太刀荧光闪烁,仿佛最亲密无间的战友和恋人。

那样的阿策,怎么会认输呢?

李轩摇摇头,又将这个想法从自己脑海驱逐出去。

最后除了吴羽策之外的所有人都喝高了。把李轩送到火车站的任务就落到了吴羽策头上。

吴羽策帮他把行李箱放到出租车后备箱,自己拉开车门,径自坐到后排。李轩一犹豫,也坐进了后排。

“去火车站。”李轩把钱递给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司机沉默着接过钱,又沉默着找钱,仿佛从未注意到车上诡异的气氛。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气氛冷得有人在他俩中间塞进了一团西伯利亚冷空气。李轩张了张嘴,没说话。

最后是吴羽策打破了这份沉默:“我在训练营里发现了一个苗子。”

“接手逢山鬼泣?”

吴羽策摇摇头:“接手鬼刻。”

“可以啊你。”李轩强笑,“鬼刻委屈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在一个妹子手里发光发热了是吗?”

“男的。”

李轩想吴羽策怎么这么不会聊天。他如果稍稍迎合一下,也不至于搞得这么尴尬。李轩没再接话,车上的气氛一下子又回到原点了。

前头有人敲车窗:“到了。”

两个人沉默着下车,吴羽策刚把行李从车上拿下来,司机就一溜烟跑了。

李轩想从吴羽策手里拿过箱子,未果。

“我送送你。”他说。

他们就一直沉默着。吴羽策在前面头也不回地走,李轩在后面呼哧呼哧地追。路过的人无不惊奇地看着他们。不像是离别,倒像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世人都道他们默契,只要一个眼神便可绽出铺天盖地的鬼神之力。殊不知李轩现在最看不透的,是吴羽策的心。

“看你这身体素质,”吴羽策揶揄他,“出去别说是咱虚空的老爷们儿,忒丢人了。”

李轩呼哧呼哧的追。

吴羽策的脚步几乎要带起风了,语速也是:“以后早晨早起一点,别每天睡到十一二点;没事多去拉拉健身房,别搞得跑个步跟要你命一样;晚上早点睡 要是让我看到你十一二点还QQ在线我铁定揍死你...”

“到了。”他突然止住了话头。

李轩抬手接过行李箱,吵着检票口走。那里的人已经很多了。

他回头望了一眼吴羽策。

吴羽策这时正从兜里摸烟盒。难得眼帘低垂的他这才先露出一点应有的符合他表象的沉稳来。眼角的泪痣隔着人山人海在他眼里明灭,又给模糊的灯光上了色,印在李轩的脑海里。

“阿策!”他大喊。

吴羽策抬起脑袋来看他。

突然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样,李轩拼命地冲着吴羽策的方向挥手:“我——等——你——”

“前面的走快点要赶不上车了...”后面的人在不住的催他,汹涌的人流卷着他一路向前。李轩像个濒死的溺水者,拼命地向着吴羽策的方向伸手,再伸手。

但他终究还是没能抓住他的救命稻草,他最后一次看到吴羽策。吴羽策嘴里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眼睛眯着看李轩。一束光从吴羽策侧面打过来,头发刺棱着,一如他熟悉的模样。

“我会去的。”他听见吴羽策对他说了一句话。他听不见,但他知道一定是这个意思。

吴羽策还站在原地看着他,李轩被人流带向前,最后消失在了彼此的视野中。

一年后。

李轩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体育频道,吴羽策退役发布会的录播。

浴室里的花洒还在哗哗地响。不一会水声停住了,一个满身蒸腾着热气的吴羽策走了出来。

“阿策。”吴羽策刚坐到沙发上,李轩就开始往那边凑,“我看见你的退役发布会啦。”

吴羽策点点头,拿过遥控器把电视调到cctv9:“人就在这了,看那东西干什么。”

李轩乐不可支,把人搂在怀里:“既然人都在这里了,那我就直接上手抱了哈。”

吴羽策笑笑,不可置否。

外面的路灯亮了 ,是明亮的暖黄色。靠街的那面窗边还能听到车水马龙的喧嚷与繁华。对面则是对方微弱却清晰的呼吸和心跳,爱意和十足的默契在血管中流淌,联通着两颗心脏和他们的余生。

真好。

【酒烟酒】第一次相遇

给宵妹er的生贺 @宵至月明 

自习课15min产物

那是一个剑鬼老大还叫“烟鬼”,公子还叫“酒鬼”的遥远时代

这大概是她收到过的最糟糕的生贺了吧...(叹气

没好好分析过网近的诸位总感觉十分ooc...

慎戳吧各位

最后元宵er生快!biu!





早上五点二十七分,剑鬼被电话铃声吵醒。


“喂,哪位?”他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确实这对一个黑白颠倒的人来说,现在的时间只能算是刚刚入眠。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充满活力的女声,很明显她比剑鬼要早睡了不只一个小时。


随着女声在另一头的叽叽喳喳,剑鬼感觉自己的大脑被这位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老友分成了两半,一半住着五百只讲相声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另一边住了五百只啃薯片的小海狸,喀嚓喀嚓。


网游里纵横全游戏的判断力并不是盖的,即使是在半睡半醒的迷糊状态他也能够从老友如山的废话中找到重点:“晚上七点,你家旁边的那家烧烤摊是吧?”


女生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点了点头。


剑鬼松了一口气:“行你放心吧,我到时候过去。”


然后他挂了电话打开QQ,点开一个显示着wifi在线的头像:“我今天有点事,晚上的副本就不来了。看到给回个话。”


虽然他也并不指望那个人能看到。


很反常的,对方居然也在,并且回的很快:“正好我晚上也有点事,那就回来再说。”


剑鬼给他回了个“好”。



晚上7点,他如期而至。


桌子上除了他已经有三个人了。唯一的女性是早上给他打过电话的那个朋友。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男生,一个比较阳光,有显得很鸡贼的笑容;另一个长得更雌雄莫辨,脸上明显带着不耐烦的神色。


路珂挽着阳光男的胳膊招呼他:“烟鬼你怎么才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男朋友水深。”


水深冲他露出八颗大白牙。


这名字听着不像真名儿。剑鬼冲他伸出手:“你好,我叫烟鬼。”


水深也要伸出手跟他去握,伸到半道就被那个不耐烦男生的胳膊架了回去。男生很自然的接替了水深的工作,和剑鬼那伸在半空中的手顺利会师:“玩魔域吗?”


剑鬼点点头。


那男生又问他:“id是什么?”


“就叫烟鬼。”剑鬼很老实。


“哦,”男生点点头,“那就不客套了,都是熟人的。”


“我叫酒鬼。”


【叶黄喻王】学院风30题(16—30)

注意事项走前文,前文见主页

来诈个尸然后回作业前躺尸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走着x




16.临考前合宿(喻王)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喻文州为何笑得如此像个心脏的老狐狸。


17.暑假回校游泳

这是看门大爷第二十七次痛心疾首地告诉四人暑假期间学校游泳池禁止游泳。


18.运动会

黄:“善恶终有报。”

喻:“天道好轮回。”

王:“不信抬头看。”

合:“苍天饶过谁。”

然后四人一脸冷漠地看向操场上拼死拼活跑1500米的叶修,拍手叫好。


19.学院祭(叶黄)

可能是上次运动会叶修被坑得太惨,于是这次学院祭他向老师提议开了女仆咖啡屋。

于是学院祭那天就看到黄少天穿着女仆装套着黑丝袜高跟鞋头戴猫耳铃铛一步一踉跄地去找叶修拼命。


20.见学旅行(日)

其实就是去春游orz


21.见学旅行(夜)

并没有想像中的篝火晚会,只有一大堆蚊子和山里不知名的昆虫。

不过山里的空气是真的好,从瘫在喻文州身上的王杰希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22.欺负事件(叶黄)

欺负黄少天基本等于找死,叶修让欺负黄少天的人明白了这一点。

欺负荣耀班的人等于找死,荣耀班的其他人也让欺负黄少天明白了这一点。


23.情人节(喻王)

王杰希的情人节礼物是一串绿砂石手链。

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他还是好好地收起来了。

但为什么手链上的珠子是一大一小???


24.圣诞节

老师说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我们不过洋节。


25.在学院某处告白(叶黄)

“少天大大,愿意和我凑合凑合过一辈子不?”


26.在学院某处接吻(喻王)

喻文州这边已经连白都懒得告了,拉过王杰希就是一个深吻。

更粗暴了啊喂!


27.文化表演(准备)(叶黄)

“我们班演什么?”

“白雪公主?”

“白不白我不知道,”叶修吐了个烟圈,“不过黄少天适合演小矮人倒是真的。

“卧槽叶修咱俩出来jjc!”


28.文化表演(舞台)(喻王)

最终还是决定表演话剧<<白雪公主>>

喻文州扮演皇后:“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魔镜:“白雪公主(王杰希)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喻文州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恩,我也这么觉得。”

底下群众:???


29.毕业典礼

离别是不可避免的。

“三!”喻文州和王杰希相视一笑。

“二!”叶修冲黄少天眨了眨眼。

“一!”黄少天回给叶修一个鬼脸。

“荣耀!”荣耀班的所有人挤在一个小小的镜头里,笑得一脸春光灿烂。

真希望时间定格于此。


30.毕业后相见

他们再次相见是在毕业五年后的班级聚会上。

当黄少天挽着叶修的胳膊出现在大家视野中时,早就知道这两人关系不一般的众人还是免不了感叹一番。

“卧操咱班当年的剑圣就这么被拐走了呐。”

“五年没见叶修猥琐那么多啊。”

“诶怎么没见喻文州他们啊?”

喻文州适时走进来,怀里还抱着盒小点心。

有人打趣道:“喻文州你老婆挺贤惠嘛,王杰希当年跟你关系这么好怎么没跟你一块来啊?”

喻文州笑笑:杰希担心这些点心不够大家分,他再烤点再过来。”


endw

文里大家拍照喊荣耀的情节来自全科高手

【双鬼】七夕贺文

ooc,ooc,ooc
私设多如狗
最终还是没忍住对双鬼下了手
提前发了不确定明天有没有时间
没问题就继续?

今天是八月二十八号,七夕节。

李轩一大早就起来了。眼睛都没完全睁开就给自己抹了个大背头,然后从床上抓起一瓶发胶喷了满头。

虚空的队长发质蓬松,打比赛的时候那头发也软趴趴的显得没精神。便有很多粉丝送他发胶。别家战队粉丝都送玩偶零食之类的,他们虚空的粉丝送发胶,倒也成了虚空一景。

匆匆忙忙跑到洗手间漱口,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好事开心地笑出声。漱口水不出意外地被咽下去不少,呛得他满口薄荷清香。

李轩对着镜子里那张自认为帅到惨无人道的脸吹了个口哨。

完美。

这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去食堂吃早饭时,李轩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吞下了比以前多了不止一倍的食物。满足的拍拍肚皮,在一众队友惊愕的眼神中像个到了青春期的小姑娘一样蹦哒出了食堂。

“队长怎么了?”新加入战队的乖宝宝盖才捷一脸不明所以。

“还能怎么着?发春了呗。”吴羽策淡定地喝了一口白粥。


今天是八月二十八,七夕节。

吴羽策醒的也很早。躺在床上看对面的李轩不安分的在梦中打滚。

然后李轩毫无征兆的就醒了,眼睛没睁开就开始抹拉头发喷发胶。他经过自己身边去洗漱的时候吴羽策听到李轩“嘿嘿”地露出了一个痴汉笑,很明显还没发现自己啊副队已经醒了并且在拿眼角斜棱他的事实。

吴羽策表示并不想承认这个人是他的搭档。


今天是虚空众人难得的休息日。

说是休息日也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无非就是一帮子宅男抱着零食看鬼片的时候从晚上移到了全天。

往日里李轩绝对是看片大队中最积极的一个,不仅要看还一定要看最恐怖的。虚空副队长倒是意外的怕鬼。往往是一帮人聚众淫乱哦不看鬼片时缩在后排强装着没事身体却在诚实地瑟瑟发抖。

最积极的虚空队长去外面和不知道谁的家伙约会了。失去了主心骨的一群宅男依旧看得津津有味。吴羽策左手抓了把瓜子低着头,表情像是在笑。

脸色已经吓到苍白的唐礼升听到一声轻轻的“噗呲”回过了头。

“副队?”

吴羽策正趁他们不注意玩手机呢,唐礼升一问连忙抬起头来:“怎么......”

“啊!!!!!”

唐礼升突然觉得以后看鬼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叫副队了吧。


李轩直到食堂开晚饭的时候才回来。还是那个神奇的大背头,不过身上的t恤牛仔裤换成了一身骚包的深紫色西装。手里杂七杂八的捧了一大堆花,看着莫名的喜感。

“啊?李轩?”吴羽策端着晚饭走向座位,看见李轩他愣了一下,“怎么,你换身粉西装想cos百花缭乱?”

“阿策,”李轩的声音像是被极粗的砂纸打磨过,听着有些沙哑,“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吴羽策点点头,跟着李轩走了出去。


“李轩你找我干什么?”

“阿策,”李轩眨了眨眼睛,“我妈今天喊我去相亲了。”

“哦。”吴羽策点点头,“你继续。”

......

有那么一瞬间李轩挺想变身逢山鬼泣一刀砍死面前这个宅男的。

但他并没有选择这样做。先抛开变身荣耀少年是并不符合科学的这一大前提不谈,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他失去的就是一个心爱的搭档和以后的幸福生活。

于是他选择清了清嗓子,像是被砂纸磨砺过的嗓音中透出隐隐的期待:“那个姑娘是咱俩的粉丝。”

“我跟那个姑娘聊了很多。她说车干大大你喜欢我吗,我没回话。”

“我问她什么是喜欢。她说想要和那个人共度一生那叫喜欢,想和他一起做自己最喜欢的事那也叫喜欢,想和他永远不分开他受了伤受了委屈最心疼的是自己那还是叫喜欢。”

“我觉得按照人姑娘的标准来讲,我可能是有喜欢的人的。”

一直在低头看着自己鞋尖的吴羽策听见这句话,抬起脑袋来看着他。

李轩咽了口口水,费劲巴拉地掏出那堆乱七八糟的花。花在他手里待的时间有点长,花瓣的边缘已经有点发蔫儿了。

“我在外面纠结了很久要不要跟他告白,然后我心里告白的小人儿打败了藏着掖着的那个。于是我买了身西装买了束花,我想让我看起来更有诚意一点。虽然我觉得他并不像是吃这一套的人。”

“我要跟他告白了,吴羽策。”

“你愿意成为那个和我一起共度余生的人吗?”

吴羽策噗哧笑出了声:“李轩你下次跟人告白的时候别整的跟背稿子一样成吗?”

“不过不会有下次了。”他又说。

一个吻轻轻烙在李轩的唇上。

endw

这耀阳欢迎唠嗑扯淡啊

【叶黄and喻王】学院三十题(1-15)

快一年前写的了偶尔被我翻了出来
我以前都tm干了啥?
天雷滚滚ooc严重
励志短小精悍出新高度x
没问题咱就走着?

1.春季入学式
“卧槽叶修怎么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哥了?”叶修吐了口烟,“少天大大别吵。”

2.第一次打招呼(喻王)
“你好,喻文州。”
“王杰希。”王杰希朝他点头。

3.成为并排邻桌(叶黄)
“卧槽我为什么要和这个叶不修坐同桌啊!”黄少天哀嚎。
“隔着过道呢,急啥。”叶修淡然道,“哥又不会把你怎么着。”

4.成为前后邻桌(喻王)
“那杰希,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喻文州朝他伸出手,“多多指教啊。”
王杰希也伸出手同他握:“多多指教。”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王杰希,心中暗喜。
大功告成。

5.上课打盹(喻王)
喻文州很开心。有一个高个子的王杰希挡在他前面,他终于不用担心因为上课睡觉被抓包了。

6.传纸条(叶黄)
每到下午第一节课,纪律就会异常混乱。看书的打盹的追剧的嗑瓜子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荣耀班的熊孩子做不了的。
黄少天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一个纸团从教室的另一边飞过来,准确无误地砸在他头上。
“靠啊!谁干的!”黄少天跳起来。
不远处的乔一帆默默低下了脑袋。
黄少天也没计较,又趴下去试图和周公再续前缘。然而又一个纸团砸到了他脑袋上。
“卧槽这次又是谁!”黄少天跳起来。
“你爷爷我。”叶修冲着过道冲他翘二郎腿。
当然二人后来双双被老师叫出去训话罚站什么的,就是后话了。

7.一起吃午饭(叶黄)
看着面前即使吃饭也闹得停不下来的二人,
肖时钦突然有了一种一江春水般绵延不绝的心累感。

8.一起打扫卫生
四个帅哥一起打扫卫生的画面真的很美好。
如果忽略这是在晚上十点的话。

9.一起放学(喻王)
王杰希感觉有人在跟着他。
“谁?出来!”
小巷里的阴影动了一下下,闪出个人影来。王杰希皱眉:“喻文州?”
那人笑笑,算是默认。
王杰希松了口气:“你跟着我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保证杰希的安全,”喻文州又补充,“顺道回家。”
其实是为了拿到杰希的地址呢。

10.体育课
散发着青春气息和雄性荷尔蒙在操场上打篮球的场面对于一群死宅来说是不可能的。

11.帮老师搬试卷
四个男生的手里各搬着一摞卷子,谈笑着走在洒满阳光的走廊里。
想想都那么美好。
“卧槽叶修你干嘛!”“干你啊。”
“杰希不要看他们,会长针眼的哦。”“好的。”
...好的我收回这句话。

12.一方进医务室(喻王)
对于王杰希被球砸进医务室这件事喻文州表示他一点都不生气,真的。
才怪哦!没生气你笑着捏矿泉水瓶子干毛啊!

13.雨天其中一方忘记带伞(叶黄)
黄少天表示自己有点悲剧。毕竟带伞不下雨,下雨不带伞这种神奇的定律真的在他身上出现了。
然而在自己书包里偷偷塞伞还写着“少天大大可别感冒了”的一定是叶修了是吧是吧是吧!!!

14.借笔记(喻王)
喻文州终于为自己天天上课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王杰希看着他满头大汗地满教室借笔记,脑子里不知怎么就冒出了“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的想法。
看他这么可怜就把笔记借给他好了。下不为例。
真的。

15.一起写作业
考前作业多是常事,这个时候就需要几个了人分工合作了。黄少天数学政治语文,叶修地理生物,喻文州历史英语,王杰希物理化学。写完以后大家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