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荒野。

暂时活着,没猝死。跟数学结婚去了。

置顶

沈耀阳/成嚣,熟人直接喊坛主。
一个暴躁老哥,梦想是成为小甜甜。
心动嘉宾方锐/陈鸿宇/白敬亭,近期墙头朱星杰/靖佩瑶/符龙飞。
圈多且杂。
有事直说,私信都看,看见就回。
以上。

【瑶墨】春风十里

  评论区沐秦彩蛋。

秦子墨趴在窗台上看靖佩瑶。

  “我真的不能下去…”他委屈巴巴。

  靖佩瑶好像并不在意这个:“没事儿,我玩,你看着。”

  秦子墨暴怒:“靖佩瑶你是魔鬼吗?”

  靖佩瑶思考一下,找了根杆儿把手里那袋零食拎上去,送到秦子墨跟前:“记住,你骂了在你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时候给你送来最后一丝温暖的人魔鬼。”

  “瑶哥我错了!”秦子墨接下那袋零食,开心得要跳起来了,“瑶哥你世界第一好!”

  靖佩瑶笑:“知道我好就行。”

  秦子墨“耶”了一声,外面疯狂砸门:“秦子墨你不学习躲到屋里干什么呢?!”

  秦子墨的小脑袋缩了回去,过一会儿传来他焉了吧唧的声音:“我...

【洋灵洋】隔山岳

 短打,私心洋灵实际灵洋,见谅。

这是李英超第二十三次试图够李振洋前头那瓶啤酒。未果,气呼呼拿起自己的可乐猛灌了一口。夏天坐在路边摊上撸串,面皮被映得通红。

  李振洋乐了:“你可离成年还有阵呢啊,不能碰这玩意。”挥挥手叫过来一瓶菠萝啤:“小孩就该喝这个。”酒精度百分之零点三,全当果汁儿。

  李英超气得跳脚:“李振洋你糊弄小孩呢?”

  李振洋盯着他看了一会,眼睛眯成一条缝:“你可不就是小孩?怎么跟你洋哥说话呢,没大没小。”

  又像想起了什么,开口:“对了,别跟秦姐说我带你出来吃烤串。小孩子老吃这个对身体不好。”

  李英超在心里翻白眼:你带我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呢?

  ...

混更,上政治课写小条条我没有良心。
夹带一张stay with me

【沐秦】你一定要爱上我

 军训期间瞎搞,ooc预警。

 韩沐伯快疯了。

  他觉得隔壁琴房的人一定是盯上了他。琴响则鼓响,琴停则鼓停。艺高琴房隔音不好,搞得人格外崩溃。

  他现在几乎有种想一路骂到隔壁琴房的冲动。这种冲动在鼓声又一次响起时达到顶峰,并没有消退。顾不得别的了,他把琴撂在一边,直冲至隔壁琴房。

  隔壁琴房鼓声未停,他抬手敲门。

  “谁啊?门没锁,直接进!”里面有人喊。

  韩沐伯直接推门进去。里面有个男生练大鼓。鼓槌如暴雨砸在牛皮鼓面上,时急时缓,振人心弦。

  男生手里的动作停了:“你哪位?”他手里还攥着鼓槌。

  韩沐伯咽了口口水:“同学你好,我是高一三班的韩沐伯。”

  男生...

【瑶墨】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下)

 开学之前我搞完咯。
时间关系有点仓促,见谅。
有和我属性相同的镁铝扩列吗。属性见置顶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夏初。高考进入百天倒计时。

  每天都有一个血淋淋的数字悬在上头,提醒他们,还有多久踏上战场。整个学校都没了轻快活泼的朝气,而代之的是空气里的压抑与沉重。不管是高一,高二,高三。

  高一级部的气氛相较高二高三要轻松些许。秦子墨还乐得在周六晚上的自习课下去打球。汗湿脑袋被塞进水龙头下,冲个酣畅淋漓。

  靖佩瑶就坐在窗边位置偷偷看他,偶尔被讲台上老师的怒吼震得回过神,露出无辜神情,又继...

【瑶墨】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中)

预警见前文,前文见主页。
立个flag,9月1号开学,开学前搞完。
走着。

        之后几天秦子墨都会在公车上碰见靖佩瑶,后者一般会带上昨晚未背完的单词。高三学生总是会抓住任何细小时间学习,秦子墨也乐得在靖佩瑶背单词时凑过去纠正他的发音。

  十月的某一个周六,秦子墨去琴行练琴。十年前的老师已经回家生小孩,新来的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紧张之余不免频频出错。休息的空当儿秦子墨坐在琴行二楼窗边往楼下看,看外面的树和光影,看麻雀与其他什么他叫不上名字的鸟,最后看街上的行人。

  他看见一串佛珠,是他熟悉的款式。又看见戴...

【瑶墨】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上)

随缘更,ooc,私设多,别上升。
没学过吉他没搞过乐队,bug有。
具体上中下能不能完不好说。快开学了我尽量。
真是瑶墨,信我。
走着。

         秦子墨找上门儿来时靖佩瑶刚下了体育课回来。他看着自家哥们儿和门口那人交流半天,回头贱兮兮一句:“瑶哥,外面有人找!”

  “谁啊?”靖佩瑶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大致可见一圈儿背光轮廓,甚不真切。

  “不认识。”哥们儿依旧贱兮兮的。

  于是他端着个塑料杯就去了。盖儿没拧紧,水顺着手部骨节蜿蜒向下,嘀嗒嘀嗒。

  外头站了个小男生,眉清目秀的,看着好生乖巧。

 ...

【启明】花纹症

旧文混更。
告诉我启明还有人吗?
走着。

杜明第一次看到吴启背后的花。

杜明和吴启在同一间宿舍。那天杜明从外面回来,就大喇喇往床上一躺,盯着对面柜子上的寒烟柔手办。

轮回宿舍条件很好,每间都有独立卫浴。

吴启适时从淋浴间出来,头发上还滴着水珠。他吼杜明:“干嘛呢你?帮我把床上的毛巾拿过来!”
一串儿水珠顺着他甩头的动作滑落,胸前留下一串水渍。

杜明呆呆地把毛巾递过去,又继续呆呆地盯着他的寒烟柔海报。

吴启弯下腰去擦头发。水珠顺着地心引力向下,在地板上形成小小一摊。

杜明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吴启背后的花的。

杜明把目光转向吴启。他看见吴启的后背上有东西,有点泛黄。

“唉启哥,”他突然出...

【瑶墨】玫瑰

拿瑶墨开刀,几句话泊秦淮。私设多如狗,人物极度欧欧西。别上升真人,别撕逼别骂人。有意见就说,看着听。
感谢小七帮我改文,爱她。 @七個核桃
以上。

“喂,请问是秦子墨先生吗?您有一份快递。”

秦子墨收到一束玫瑰。

是白色的,早上8点从花店送来,还有水珠在上面。阳光下被照得晶晶亮。

粉丝送的?

远处靖佩瑶走过来,手里还拎了一大堆东西。看见秦子墨手里的花,他乐了:“哟,粉丝送的?”

“不知道。”秦子墨抓着头发。

“估计是哪家小姑娘看上你了。”靖佩瑶笑。

“哎呦,瑶哥你别笑话我啦。”秦子墨耳尖顿时通红。

“那可不一定。”靖佩瑶一本正经地唬弄他,“你要知道,世界上有样东西叫女友粉。”...

1 / 3

© 与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