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耀阳—初三啦不定期诈尸

主全职网近文野灵剑农药
杂食没立场
方锐|御天神鸣|剑鬼|佑哥|茫茫的莽莽千里一醉|国木田独步|琉璃仙|王璐璐
愿望是如果把自己的粉丝数换算成厘米可以超过锐锐的身高
啊这个理想好远大啊
qq3216683319欢迎找我玩儿

今天我们吸翔翔

墨是坛水上海,我觉得和他很配的一个颜色,都是那么张扬肆意

金粉好像没拍出来

习习是我男朋友呀!(抱起他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酒烟酒】第一次相遇

给宵妹er的生贺 @宵至月明 

自习课15min产物

那是一个剑鬼老大还叫“烟鬼”,公子还叫“酒鬼”的遥远时代

这大概是她收到过的最糟糕的生贺了吧...(叹气

没好好分析过网近的诸位总感觉十分ooc...

慎戳吧各位

最后元宵er生快!biu!





早上五点二十七分,剑鬼被电话铃声吵醒。


“喂,哪位?”他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确实这对一个黑白颠倒的人来说,现在的时间只能算是刚刚入眠。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充满活力的女声,很明显她比剑鬼要早睡了不只一个小时。


随着女声在另一头的叽叽喳喳,剑鬼感觉自己的大脑被这位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老友分成了两半,一半住着五百只讲相声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另一边住了五百只啃薯片的小海狸,喀嚓喀嚓。


网游里纵横全游戏的判断力并不是盖的,即使是在半睡半醒的迷糊状态他也能够从老友如山的废话中找到重点:“晚上七点,你家旁边的那家烧烤摊是吧?”


女生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点了点头。


剑鬼松了一口气:“行你放心吧,我到时候过去。”


然后他挂了电话打开QQ,点开一个显示着wifi在线的头像:“我今天有点事,晚上的副本就不来了。看到给回个话。”


虽然他也并不指望那个人能看到。


很反常的,对方居然也在,并且回的很快:“正好我晚上也有点事,那就回来再说。”


剑鬼给他回了个“好”。



晚上7点,他如期而至。


桌子上除了他已经有三个人了。唯一的女性是早上给他打过电话的那个朋友。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男生,一个比较阳光,有显得很鸡贼的笑容;另一个长得更雌雄莫辨,脸上明显带着不耐烦的神色。


路珂挽着阳光男的胳膊招呼他:“烟鬼你怎么才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男朋友水深。”


水深冲他露出八颗大白牙。


这名字听着不像真名儿。剑鬼冲他伸出手:“你好,我叫烟鬼。”


水深也要伸出手跟他去握,伸到半道就被那个不耐烦男生的胳膊架了回去。男生很自然的接替了水深的工作,和剑鬼那伸在半空中的手顺利会师:“玩魔域吗?”


剑鬼点点头。


那男生又问他:“id是什么?”


“就叫烟鬼。”剑鬼很老实。


“哦,”男生点点头,“那就不客套了,都是熟人的。”


“我叫酒鬼。”


【叶黄喻王】学院风30题(16—30)

注意事项走前文,前文见主页

来诈个尸然后回作业前躺尸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走着x




16.临考前合宿(喻王)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喻文州为何笑得如此像个心脏的老狐狸。


17.暑假回校游泳

这是看门大爷第二十七次痛心疾首地告诉四人暑假期间学校游泳池禁止游泳。


18.运动会

黄:“善恶终有报。”

喻:“天道好轮回。”

王:“不信抬头看。”

合:“苍天饶过谁。”

然后四人一脸冷漠地看向操场上拼死拼活跑1500米的叶修,拍手叫好。


19.学院祭(叶黄)

可能是上次运动会叶修被坑得太惨,于是这次学院祭他向老师提议开了女仆咖啡屋。

于是学院祭那天就看到黄少天穿着女仆装套着黑丝袜高跟鞋头戴猫耳铃铛一步一踉跄地去找叶修拼命。


20.见学旅行(日)

其实就是去春游orz


21.见学旅行(夜)

并没有想像中的篝火晚会,只有一大堆蚊子和山里不知名的昆虫。

不过山里的空气是真的好,从瘫在喻文州身上的王杰希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22.欺负事件(叶黄)

欺负黄少天基本等于找死,叶修让欺负黄少天的人明白了这一点。

欺负荣耀班的人等于找死,荣耀班的其他人也让欺负黄少天明白了这一点。


23.情人节(喻王)

王杰希的情人节礼物是一串绿砂石手链。

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他还是好好地收起来了。

但为什么手链上的珠子是一大一小???


24.圣诞节

老师说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我们不过洋节。


25.在学院某处告白(叶黄)

“少天大大,愿意和我凑合凑合过一辈子不?”


26.在学院某处接吻(喻王)

喻文州这边已经连白都懒得告了,拉过王杰希就是一个深吻。

更粗暴了啊喂!


27.文化表演(准备)(叶黄)

“我们班演什么?”

“白雪公主?”

“白不白我不知道,”叶修吐了个烟圈,“不过黄少天适合演小矮人倒是真的。

“卧槽叶修咱俩出来jjc!”


28.文化表演(舞台)(喻王)

最终还是决定表演话剧<<白雪公主>>

喻文州扮演皇后:“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魔镜:“白雪公主(王杰希)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喻文州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恩,我也这么觉得。”

底下群众:???


29.毕业典礼

离别是不可避免的。

“三!”喻文州和王杰希相视一笑。

“二!”叶修冲黄少天眨了眨眼。

“一!”黄少天回给叶修一个鬼脸。

“荣耀!”荣耀班的所有人挤在一个小小的镜头里,笑得一脸春光灿烂。

真希望时间定格于此。


30.毕业后相见

他们再次相见是在毕业五年后的班级聚会上。

当黄少天挽着叶修的胳膊出现在大家视野中时,早就知道这两人关系不一般的众人还是免不了感叹一番。

“卧操咱班当年的剑圣就这么被拐走了呐。”

“五年没见叶修猥琐那么多啊。”

“诶怎么没见喻文州他们啊?”

喻文州适时走进来,怀里还抱着盒小点心。

有人打趣道:“喻文州你老婆挺贤惠嘛,王杰希当年跟你关系这么好怎么没跟你一块来啊?”

喻文州笑笑:杰希担心这些点心不够大家分,他再烤点再过来。”


endw

文里大家拍照喊荣耀的情节来自全科高手

【双鬼】七夕贺文

ooc,ooc,ooc
私设多如狗
最终还是没忍住对双鬼下了手
提前发了不确定明天有没有时间
没问题就继续?

今天是八月二十八号,七夕节。

李轩一大早就起来了。眼睛都没完全睁开就给自己抹了个大背头,然后从床上抓起一瓶发胶喷了满头。

虚空的队长发质蓬松,打比赛的时候那头发也软趴趴的显得没精神。便有很多粉丝送他发胶。别家战队粉丝都送玩偶零食之类的,他们虚空的粉丝送发胶,倒也成了虚空一景。

匆匆忙忙跑到洗手间漱口,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好事开心地笑出声。漱口水不出意外地被咽下去不少,呛得他满口薄荷清香。

李轩对着镜子里那张自认为帅到惨无人道的脸吹了个口哨。

完美。

这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去食堂吃早饭时,李轩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吞下了比以前多了不止一倍的食物。满足的拍拍肚皮,在一众队友惊愕的眼神中像个到了青春期的小姑娘一样蹦哒出了食堂。

“队长怎么了?”新加入战队的乖宝宝盖才捷一脸不明所以。

“还能怎么着?发春了呗。”吴羽策淡定地喝了一口白粥。


今天是八月二十八,七夕节。

吴羽策醒的也很早。躺在床上看对面的李轩不安分的在梦中打滚。

然后李轩毫无征兆的就醒了,眼睛没睁开就开始抹拉头发喷发胶。他经过自己身边去洗漱的时候吴羽策听到李轩“嘿嘿”地露出了一个痴汉笑,很明显还没发现自己啊副队已经醒了并且在拿眼角斜棱他的事实。

吴羽策表示并不想承认这个人是他的搭档。


今天是虚空众人难得的休息日。

说是休息日也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无非就是一帮子宅男抱着零食看鬼片的时候从晚上移到了全天。

往日里李轩绝对是看片大队中最积极的一个,不仅要看还一定要看最恐怖的。虚空副队长倒是意外的怕鬼。往往是一帮人聚众淫乱哦不看鬼片时缩在后排强装着没事身体却在诚实地瑟瑟发抖。

最积极的虚空队长去外面和不知道谁的家伙约会了。失去了主心骨的一群宅男依旧看得津津有味。吴羽策左手抓了把瓜子低着头,表情像是在笑。

脸色已经吓到苍白的唐礼升听到一声轻轻的“噗呲”回过了头。

“副队?”

吴羽策正趁他们不注意玩手机呢,唐礼升一问连忙抬起头来:“怎么......”

“啊!!!!!”

唐礼升突然觉得以后看鬼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叫副队了吧。


李轩直到食堂开晚饭的时候才回来。还是那个神奇的大背头,不过身上的t恤牛仔裤换成了一身骚包的深紫色西装。手里杂七杂八的捧了一大堆花,看着莫名的喜感。

“啊?李轩?”吴羽策端着晚饭走向座位,看见李轩他愣了一下,“怎么,你换身粉西装想cos百花缭乱?”

“阿策,”李轩的声音像是被极粗的砂纸打磨过,听着有些沙哑,“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吴羽策点点头,跟着李轩走了出去。


“李轩你找我干什么?”

“阿策,”李轩眨了眨眼睛,“我妈今天喊我去相亲了。”

“哦。”吴羽策点点头,“你继续。”

......

有那么一瞬间李轩挺想变身逢山鬼泣一刀砍死面前这个宅男的。

但他并没有选择这样做。先抛开变身荣耀少年是并不符合科学的这一大前提不谈,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他失去的就是一个心爱的搭档和以后的幸福生活。

于是他选择清了清嗓子,像是被砂纸磨砺过的嗓音中透出隐隐的期待:“那个姑娘是咱俩的粉丝。”

“我跟那个姑娘聊了很多。她说车干大大你喜欢我吗,我没回话。”

“我问她什么是喜欢。她说想要和那个人共度一生那叫喜欢,想和他一起做自己最喜欢的事那也叫喜欢,想和他永远不分开他受了伤受了委屈最心疼的是自己那还是叫喜欢。”

“我觉得按照人姑娘的标准来讲,我可能是有喜欢的人的。”

一直在低头看着自己鞋尖的吴羽策听见这句话,抬起脑袋来看着他。

李轩咽了口口水,费劲巴拉地掏出那堆乱七八糟的花。花在他手里待的时间有点长,花瓣的边缘已经有点发蔫儿了。

“我在外面纠结了很久要不要跟他告白,然后我心里告白的小人儿打败了藏着掖着的那个。于是我买了身西装买了束花,我想让我看起来更有诚意一点。虽然我觉得他并不像是吃这一套的人。”

“我要跟他告白了,吴羽策。”

“你愿意成为那个和我一起共度余生的人吗?”

吴羽策噗哧笑出了声:“李轩你下次跟人告白的时候别整的跟背稿子一样成吗?”

“不过不会有下次了。”他又说。

一个吻轻轻烙在李轩的唇上。

endw

这耀阳欢迎唠嗑扯淡啊

【叶黄and喻王】学院三十题(1-15)

快一年前写的了偶尔被我翻了出来
我以前都tm干了啥?
天雷滚滚ooc严重
励志短小精悍出新高度x
没问题咱就走着?

1.春季入学式
“卧槽叶修怎么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哥了?”叶修吐了口烟,“少天大大别吵。”

2.第一次打招呼(喻王)
“你好,喻文州。”
“王杰希。”王杰希朝他点头。

3.成为并排邻桌(叶黄)
“卧槽我为什么要和这个叶不修坐同桌啊!”黄少天哀嚎。
“隔着过道呢,急啥。”叶修淡然道,“哥又不会把你怎么着。”

4.成为前后邻桌(喻王)
“那杰希,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喻文州朝他伸出手,“多多指教啊。”
王杰希也伸出手同他握:“多多指教。”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王杰希,心中暗喜。
大功告成。

5.上课打盹(喻王)
喻文州很开心。有一个高个子的王杰希挡在他前面,他终于不用担心因为上课睡觉被抓包了。

6.传纸条(叶黄)
每到下午第一节课,纪律就会异常混乱。看书的打盹的追剧的嗑瓜子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荣耀班的熊孩子做不了的。
黄少天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一个纸团从教室的另一边飞过来,准确无误地砸在他头上。
“靠啊!谁干的!”黄少天跳起来。
不远处的乔一帆默默低下了脑袋。
黄少天也没计较,又趴下去试图和周公再续前缘。然而又一个纸团砸到了他脑袋上。
“卧槽这次又是谁!”黄少天跳起来。
“你爷爷我。”叶修冲着过道冲他翘二郎腿。
当然二人后来双双被老师叫出去训话罚站什么的,就是后话了。

7.一起吃午饭(叶黄)
看着面前即使吃饭也闹得停不下来的二人,
肖时钦突然有了一种一江春水般绵延不绝的心累感。

8.一起打扫卫生
四个帅哥一起打扫卫生的画面真的很美好。
如果忽略这是在晚上十点的话。

9.一起放学(喻王)
王杰希感觉有人在跟着他。
“谁?出来!”
小巷里的阴影动了一下下,闪出个人影来。王杰希皱眉:“喻文州?”
那人笑笑,算是默认。
王杰希松了口气:“你跟着我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保证杰希的安全,”喻文州又补充,“顺道回家。”
其实是为了拿到杰希的地址呢。

10.体育课
散发着青春气息和雄性荷尔蒙在操场上打篮球的场面对于一群死宅来说是不可能的。

11.帮老师搬试卷
四个男生的手里各搬着一摞卷子,谈笑着走在洒满阳光的走廊里。
想想都那么美好。
“卧槽叶修你干嘛!”“干你啊。”
“杰希不要看他们,会长针眼的哦。”“好的。”
...好的我收回这句话。

12.一方进医务室(喻王)
对于王杰希被球砸进医务室这件事喻文州表示他一点都不生气,真的。
才怪哦!没生气你笑着捏矿泉水瓶子干毛啊!

13.雨天其中一方忘记带伞(叶黄)
黄少天表示自己有点悲剧。毕竟带伞不下雨,下雨不带伞这种神奇的定律真的在他身上出现了。
然而在自己书包里偷偷塞伞还写着“少天大大可别感冒了”的一定是叶修了是吧是吧是吧!!!

14.借笔记(喻王)
喻文州终于为自己天天上课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王杰希看着他满头大汗地满教室借笔记,脑子里不知怎么就冒出了“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的想法。
看他这么可怜就把笔记借给他好了。下不为例。
真的。

15.一起写作业
考前作业多是常事,这个时候就需要几个了人分工合作了。黄少天数学政治语文,叶修地理生物,喻文州历史英语,王杰希物理化学。写完以后大家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完美。

【启明】人之常情

ooc严重and私设多如狗and小学生文笔

私心带周江玩儿

纯种北方人并不知道南方的冬天窗户上会不会有水汽儿

我的笔画写对了没我也不知道

HE,信我。

没问题咱就走着?



对于轮回的汉子们来说,最难熬的莫过于冬天。


s市临海,冬天气候湿冷。某些外地队员十分不习惯。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众人不定时去火锅店一聚的习惯。


今年也不例外,在不知道是谁的号召下,一群人浩浩荡荡投向了火锅的怀抱。



到了火锅店以后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紧接着所有人都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往下剥。场面之凄惨犹如到了换毛季的企鹅窝。


孙翔企鹅率先完成脱毛,第一个伸手去拿菜单:“两盘羊肉两盘牛肉一盘虾滑一盘牛丸子!”


第二个完成脱毛正想伸手抢菜单的杜明企鹅听到这句话小脸立时变得煞白。


还在慢悠悠解围巾的吴启善解人意地接过话头:“杜明不吃羊肉。服务员,麻烦再加一盘丸子谢谢。”


说完他就转过头去,故意不理会杜明那大型犬般湿漉漉的眼神。



轮回众人点的是鸳鸯锅,半红半白。


菜好了,所有人都忙着去抢红锅里的菜。只有正对着红锅的江波涛没动—他不能吃辣。


周泽楷率先注意到,从白锅里夹了一筷子菜递到江波涛面前:“江,吃。”


“谢谢小周”江波涛无比自然的“啊呜”一口吃掉,顺便在周泽楷嘴边吧唧一口。


周泽楷脸上顿时火红一片。


轮回众人有些懵,最先反应过来的杜明:“等等卧槽你们......”


周泽楷没说话,又亲了一口江波涛的额头。


不怕事的人民群众在接受了队长和副队都是基佬的事实之后开始起哄:“哦哦哦再亲一个......”


吴启没起哄,安安静静地吃着刚捞出来的生菜。


其实一开始也不是没有想法的,但他比其他人早了半个月知道了这个事实:他曾在训练室旁边的洗手间里撞见过两个人接吻。


坦白来说他很羡慕他们,至少他们可以简简单单的在一起。


而他喜欢的那个人......他回头看了一眼杜明。


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的吧。


“吴启你咋没点反应啊?”


“你要啥反应啊兄弟。”吴启撇了撇嘴。


“比如你不考虑一下烧死这对狗男男吗?”杜明兴致勃勃地进来插话。


“死心吧杜明大大,”吴启拍了拍杜明的肩,“如果你烧死了这对够男男,那你今年的工资也不用想着要了。”


杜明欲哭无泪,吴启哈哈大笑,往杜明碗里夹了个虾滑。



北京时间二十三点一十五,吴启敲开了轮回正副队的门。


开门的是周泽楷。他抱着枕头发型凌乱,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怒气。


“我找副队。”吴启说。


周泽楷点点头,把他放了进去。


江波涛的头发还是湿的,乖乖趴在床上任凭周泽楷摆弄。


“我想告白了。”吴启开门见山。


“可以嘛小启子。”江波涛嘻嘻地笑,周泽楷在后面给他擦头发。


“卧槽副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吴启给自己搬了把椅子,抱着江波涛的胳膊摇晃。


周泽楷手下的力道重了些。


“小周你清点,嘶...所所以说小启子你想让我帮你啥?”


“说说你和队长咋好上的呗?”吴启支棱着下巴作聆听状。


打吴启进屋以来一声儿不吭的周泽楷说话了。他扳过江波涛的脑袋在人额头上亲了一口。“就这样。”他说。


“对嘛就是这样,一股作气的上吧小启子。”江波涛继续笑嘻嘻,“小周太棒啦来啵儿一个!”周泽楷顺从地把脑袋凑过去。


吴启觉得这队友有点不靠谱。还是得靠自己。



北京时间六点二十七,吴启蹲在了杜明房间门口。


他在这里蹲了好长时间了。周泽楷和江波涛的话他回去也有好好考虑。再联想到那两人之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那自己和杜明呢?他们又算什么?


我们什么都算不上,他想。充其量是一段注定会be的暗恋。他单方面暗恋人家。


杜明是个直的,直上天的直。他这么给自己洗脑。杜明注定是唐柔的。如果不是,也应该是个姑娘,不是自己,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


对,就让他和他的暗恋都见鬼去吧。


门在这时被打开半个,一股子热风和杜明毛茸茸的脑袋适时的朝他翻涌而来。


”启哥儿你咋这时候在我屋门口?快点进来我开了空调。”杜明脸上的表情还是笑着的。


“我找你有事。”吴启眨眨眼,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眶显得那么干涩。



所以说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吴启想。


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刚刚是站在杜明的宿舍门口,对着笑着的杜明说“我找你有事”。


然后他就借口自己要洗把脸逃进了洗手间。


吴启往脸上泼了点水,尽力伪装出一副洗完了脸没找到毛巾的样子。


出了洗手间他看见杜明正在窗玻璃上写字。一笔一画及其认真。像个晚上熬夜写作业的小学生。


竖,横折,横,横,横,竖撇,捺。吴。


点,横折,横,撇,竖,横折,横。启。


吴,启。


吴启在后面重重地咳出了声。


杜明立刻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伸手去抹,把字擦掉之后转身面对吴启“启哥儿你可什么都没看见听见没?”


“我可啥都看见了。”吴启笑着冲着他伸出手,“杜明。”


“我喜欢你啊。”



“所以你喜欢的不是唐柔吗?”

“这个嘛,”杜明摸摸自己的鼻子尖儿,那里在五十七秒前被吴启的嘴唇光顾过,“女神是女神,男朋友是男朋友,人之常情嘛。”



END


【启明】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爱你

卧槽昨天忘打tag了我重发一遍qwq

第一次发lof超紧张的x

这er耀阳球认识w

ooc严重and小学生文笔and私设多如狗


打人别打脸谢谢各位


没问题咱就继续?








杜明结婚了,不是和唐柔。




唐柔的确在最初提着火舞流炎击中过杜明的心。但唐柔太耀眼了,像是几十万英尺上空只可远观的星子,闪着生人勿近的光,杜明说。




杜明咽下一口啤酒,脸上红通通的:以后方哥可就不是孤身一人拖家带口闯联盟啦。




那是,方明华也喝了口啤酒。你放心,以后光棍节被全联盟鄙视的也少不了你。




江波涛笑笑没说话。孙翔也难得的没有把秀气的拧成一团。




最后是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代表轮回全员作了最后的总结性发言:干杯。






最后自然是所有人都喝高了,一帮子能走的不能走的互相搀扶着。




吕泊远早就认不清楚谁跟谁了,大着舌头被于念搀着冲杜明喊:我...我说杜明啊,这都要结婚了。你...你也没给我们带着见见嫂子啊。




吴启和杜明相互架着,听到吕泊远这句话马上接过话茬:有...有啥见头,还不就那个样。




杜明也大着舌头喊:你说,长啥样。




吴启把杜明松开撂到马路牙子上,手舞足蹈地开始比划:个矮,就到你肩...肩膀那。扎个马尾,眼睛有那么....有队长那么大。




周泽楷喝得没那么多,不过也属于喝高了的范畴。本来就沉默寡言的枪王大大在被酒精麻痹大脑后话更少了。人畜无害的样子像某种小动物,他偏过头看吴启,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手...手小小的。我一个手差不多能包住俩。




孙翔没说话,饶有兴趣的凑了过来。




喜欢笑...笑得,可,可好看了。




杜明瞪大了眼睛:我去,没想到吴启你这孙子这么懂我!




那是,吴启得意地大笑,也不看看你启哥是谁。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像一棵倒栽葱一样“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第八赛季,轮回拿了总冠军。




大家在周泽楷的房间里大闹了一通,啤酒不要钱似的喷,喷到最后无论怎么打扫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啤酒味儿。




闹完了之后就在周泽楷的房间里睡。床上,沙发上,地毯上歪七扭八躺尸了一堆,丝毫不在意名为形象的东西。




管他呢,我们可是拿到了总冠军啊。




凌晨五点多,吴启悠悠转醒。其他人都还没醒,一个个发出震耳欲聋的鼾声。周泽楷倒是没有打鼾,他紧紧抓住旁边江波涛的队服袖子,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眉头舒展的样子像只乖顺的小奶猫。




窗口上已经站了一个人,吴启从身形判断出来是杜明。




“哟,”他一把拍上去,“干什么呢?”




杜明很明显已经醒来一阵子了,眼中已褪去了睡意,脸红红的,像是还没从昨天的兴奋劲中缓过来的样子。




“吴启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




吴启毫不客气地冲着杜明的腮帮子掐了一下,杜明疼得立马跳起来:“卧槽吴启你这么狠毒!”




“所以并不是在做梦啊。”吴启露出一个深得江波涛真传的微笑。




后来两个人就坐在窗根儿底下谈人生,从夺冠聊到退役生活。




杜明说他要找个姑娘,和她开一家书店,在书店里养一条狗一只猫,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吴启毫不留情地嘲笑他:“怎么可能嘛哈哈哈哈。”




杜明怒:“真的我都想好了。”




他猛地站起身来冲着吴启比划:“就要那种个子小小的姑娘,到我肩膀那。手比你小一圈,扎个马尾,喜欢笑,眼睛有队长的那么大。”




吴启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弃吧不可能的,有这么好的姑娘乐意跟咱们这种穷屌丝?”




“切。”杜明晃晃脑袋,“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喜欢你啊。




吴启的这句话几乎蹦到了嗓子眼儿,一下子就能跳出来。但他狠狠咬住了自己的嘴,努力把这句话有给咽回了喉咙里。




“傻了吧你,”他轻轻晃了晃脑袋,“当然大胸御姐才是王道。”




太阳早就升起来了。此时它正静静打在吴启身上,将他半边儿脸映得金黄,同时撒下了一层温暖的细碎的橙色光辉。






吴启站在更衣室里,费力地往身上套着伴郎礼服。




杜明的婚礼请了他做伴郎,他也才真正见到那个女孩,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




反正是比自己这个硬梆梆的大老爷们儿强得没边。




有个领结他怎么也套不上。杜明在小隔间的外面把门拍得震天响:“启哥儿你好了没怎么这么慢......”




他一面应着一名更加用力地套领结,结果领结因为用力过猛“啪”地一声断掉了。他烦躁地把领结塞进一边的口袋推门出去:“来了来了,怎么那么猴急...”




杜明嘿嘿的笑起来:“这不是想提前目睹一下咱启哥儿的英姿吗嘿嘿嘿。”




“得了吧。”吴启一挥手,“你就是想提前拍点照片传群里,别以为我不知道。”




这样也挺好的,吴启想。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爱你。






EN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