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荒野。

暂时活着,没猝死。跟数学结婚去了。

【双花】深潭


一个暗恋乐
特别想打自己。。。改了好久还是感觉乐乐有点女气化。食用愉快xd


张佳乐双手离开键盘,瘫坐在椅子上。屏幕里的角色已经死了,狼狈地趴在地上。孙哲平的小号也躺在他旁边,像对难兄难弟,张佳乐想。

还没等他继续把这个念头发扬光大,难兄身上突然闪过一道白光,没了。

嘿,直接把卡拔了下线,不愧是纯爷们儿孙哲平。

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知道他有没有为工会同事考虑过哪怕一秒。兴欣这配置,弄张能进神之领域的账号卡不容易,他想。

霸图的空调坏了,只剩下台风扇在那里呜呜地空转。张佳乐抬手撸了把颈子后面粘腻的汗,抬手蹭到裤边儿上。脑袋后面的小辫儿已经湿透了,搭在后面仿佛有块儿石头把他的头往下摁。他干脆把这一缕解了,半干不干地搭在脑后。

真热啊,改天得把这头发剪了。

说起来这头发还是孙哲平主张留的。当属他有阵子没打理这头发,刘海几乎要遮住半个眼睛。孙哲平就给他找了个夹子夹上。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从夹演变成了扎。然后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挺好看的。”当时孙哲平这样说。

算了,还是别剪了,怪麻烦的。

风扇还在呜呜地转。

屏幕里的角色已经复活回主城了。张佳乐就让它在主城里这么站着。他没去动电脑,屏幕一会儿就暗了下去。

他又不可抑制地想起孙哲平和第五赛季的百花。邹远和唐昊还在训练营,他和孙哲平经常回去看他们。邹远是个乖孩子,唐昊却不是。成天嚷嚷着要pk,要以下克上。

“成啊,”孙哲平咬着烟无所谓地搪塞,“等你成了荣耀第一流氓我就跟你打。”

唐昊知道孙哲平是在逗他玩,撇了撇嘴又回去训练了。

那时的他和孙哲平也还年轻,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散发着活力和朝气。像太阳照在刚下完的雪上那样闪亮。晚上趁着看门大爷不注意出去撸串,回来再被经理好一通训。即使把经理气得跳脚也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多好啊。

风扇还在空转。张佳乐听得心烦,走过去把它关了。房间里一下就变得非常寂静,只能听见他自己一个人的粗重的呼吸。

该死,修空调的怎么还不来。

他记得四年前也是这样炎热的一天,孙哲平跟他说:“张佳乐,我要走了。”

“什么?”

“我要走了,退役。”孙哲平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他是知道孙哲平的手的,但他真的不知道会严重到这个程度。严重到他们甚至来不及开个发布会再好好道个别。

“百花,就交给你了。”

“对不起,兄弟。”

孙哲平是个爽利的人。他简单地开了场发布会就走了。张佳乐把他送到机场,目送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腾挪到登机口。张佳乐在孙哲平的身后,他看不见的地方哭了。眼泪从他的眼眶里大滴大滴地掉出来砸在地上,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百花,就交给我了。”

那一年,张佳乐带领整个百花,拿到他的第二个亚军。

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满脑子都是孙哲平。

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名为孙哲平的深潭里了。平和却汹涌的潭水包裹着他,把他连同他对孙哲平的爱意一起拽进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死心吧。

他是你兄弟。

你们不可能有好结果的。

门被敲响了,像是对他最大的嘲笑。他有气无力地应了声没有锁门直接进就好。门被推开了。

是张新杰,他手里还拿着一摞资料。

“会议室我已经预约好了,两点过去复盘,顺便和队长商量一下下一场的战术配合...张佳乐?”

“我没事。”张佳乐眨眨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平静。

“你没事吧?”

“没事,副队我真的啥事也没有,你去找老林吧。”张佳乐固执地摇头。他听见自己喉咙里发出这样的声音,完全不受控者。

张新杰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一切都会过去的。”

是啊,一切都会过去的。

也许吧,他想。


endw
感谢忍受我的渣并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
热度(12)

© 与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