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荒野。

心动嘉宾方锐。

【沐秦】你一定要爱上我

 军训期间瞎搞,ooc预警。








 韩沐伯快疯了。

  他觉得隔壁琴房的人一定是盯上了他。琴响则鼓响,琴停则鼓停。艺高琴房隔音不好,搞得人格外崩溃。

  他现在几乎有种想一路骂到隔壁琴房的冲动。这种冲动在鼓声又一次响起时达到顶峰,并没有消退。顾不得别的了,他把琴撂在一边,直冲至隔壁琴房。

  隔壁琴房鼓声未停,他抬手敲门。

  “谁啊?门没锁,直接进!”里面有人喊。

  韩沐伯直接推门进去。里面有个男生练大鼓。鼓槌如暴雨砸在牛皮鼓面上,时急时缓,振人心弦。

  男生手里的动作停了:“你哪位?”他手里还攥着鼓槌。

  韩沐伯咽了口口水:“同学你好,我是高一三班的韩沐伯。”

  男生歪头想了一会:“三班?学西洋乐的啊?”

  韩沐伯点点头。

  男生把鼓槌放下,顺手从旁边捞了一块毛巾擦脸:“那挺好的啊,我是五班的。”许是动作幅度大,发生上白t恤已经半湿。眼神直直盯着他,嘟嘴神情十分无辜。

  韩沐伯看呆了:“同学,我……”同学我被你的大鼓吵到了请问你可以换换琴房吗或者我换也行咱俩商量下。

  “啊?”

  “同学,我能要你微信吗?”

  完败。

  男生没反应过来,呆呆站在那里。过一会儿才把手机递过去,上面是打开的二维码界面。

  ……阿呸,这不是我本意啊!

  身体已经诚实地拿出手机扫码。好友申请通过后对方发过来一个笑脸。韩沐伯调出表情包:“对了,我给你备注什么?”

  “我叫秦奋,你要乐意喊我一声奋哥也行。”

  “你叫秦奋?!”

  “对啊?”男生一脸摸不着头脑。

  “那个秦奋?!”

  男生哭笑不得:“艺高今年还有别的秦奋吗?”

  “对了,老韩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啊?”

  “没事。”顾不得吐槽老韩这个称号,韩沐伯抓住秦奋手,“再见。”然后一溜小跑回琴房。

  秦奋很茫然,韩沐伯很激动。

  夭寿啦,我要到秦奋微信号了!!!

  

  

  秦奋,艺高本届学生中最传奇的人物,没有之一。其名声在民乐部最广,西洋乐次之。美术摄影等部人也有所耳闻。

  传说他四岁学鼓,六岁比赛,七岁拿奖,13岁遭遇车祸。听力受损,自此彻底沉寂。也有人说他耳膜其实未受半点影响,沉寂不过是为了更好沉淀。流言太多,将此人传得神乎其神。

  韩沐伯也是早些年不以为然的人之一,今天见到真人,和传言相差甚远。

  这天是星期天,第二天例会。

  

  

  韩沐伯生平第一次起了个大晚。他彻底醒来时,宿舍内已空无一人。舍友还算人道,给他捎的早饭放在桌子上早已变凉。他烦躁地洗漱,揣了个手机就出门冲向礼堂。

  例会早已开始,他随便找了个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旁边坐了个男生,正低头玩手机。染了头黄发带了一溜耳钉。韩沐伯不自觉离他远一点。

  校长在上面长篇大论。男生许是玩手机玩的太开心了,噗嗤笑出了声。

  礼堂在这一瞬间变得很安静。

  “谁!哪个专业的?站起来!”

  男生晃悠着站起来,期间还在小声哼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底下顿时一阵哄笑。

  “笑什么笑?”校长猛地跺脚,“你,站起来那个!哪个专业的!”

  男生晃悠着站起来:“高一五班音乐专业,秦奋!”

  韩沐伯向上看去,果然是他。

  秦奋冲他露出八颗大白牙:“哟,好巧啊老韩。”

  

  

  最后结果是两个人都被扣了20操行分,当天晚自习一起在操场上跑圈跑到世界毁灭。

  最后一圈跑完韩沐伯已彻底累瘫在操场上。秦奋比他好点,也强不到哪里去。15圈跑下来,他挣扎着往前走了两步,最后一下跪到操场上。他也乐得滚到韩沐伯身边,二人并排躺下。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韩沐伯喘着粗气问秦奋。

  “什么……怎么……想的……”秦奋喘着粗气回答。

  “你……拽我……跑圈……干什么……”

  “我自己……一个人多……多无聊……”

  韩沐伯冲秦奋翻了个白眼。

  又过了一会儿,秦奋从地上爬起来:“休息好了没?带你去个好地方。”

  

  韩沐伯怀疑自己脑子坏了。

  晚上十点,他站在某段栏杆前。秦奋在栏杆外一脸得瑟:“你翻,你翻过来呀?”

  …你真的在操场上撒丫子狂奔了15圈吗?

  韩沐伯扭头就走。

  “别别别,大哥我错了…”秦奋隔着栏杆拽他,“我错了,我教你爬。”

  最后在秦奋的指导下,任何韩沐伯成功逃出学校,解锁【小吃街】地图。

  “你确定这个点还有吃的?”韩沐伯怀疑。

  “有,”秦奋坚定,“趁着还没走到你想想吃啥,不然一会儿有你挑的。”

  “得了吧。”韩沐伯不屑,“话别说大。这个点要还有一家店开着,我就请你。”

  秦奋笑了:“你说的啊。”

  两人在幽暗狭窄的小巷中穿行。一个转弯过后,豁然开朗。

  秦奋大笑:“快把钱包掏出来!”

  两人最后在一家馄饨摊前停住。是秦奋推荐的,原因是“上学期每天晚自习后全靠它续命”。

  “老板,两个大碗!”秦奋熟练地喊。

  馄饨摊老板看见秦奋,笑开了花:“哟,带同学来啦!”

  韩沐伯挤出一个微笑,在后面偷偷掐秦奋“叔叔好。”

  “诶!别客气,只管吃!”

  两碗馄饨下肚韩沐伯已经撑得走不动路了。秦奋又去买了两瓶饮料,二人慢悠悠朝翻过来的围墙溜达。

  “今天谢谢你啊。”秦奋突然开口。

  “谢我啥?我请你吃了碗馄饨?”

  请也不算请,老板坚持说秦奋第一次带同学来,就不收钱了。

  “不,不是这么回事。”

  “我这个人…性格可能是比较孤傲吧,周围没多少朋友。好多人一看见我就躲。你不排斥我,我真的挺谢谢你的。”
  

  “躲你干啥?”

  “我也不知道…”秦奋委屈。

  韩沐伯笑了:“别管他们。”

  “你很好,你特别好。”

  远处灯光打过来,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到了。”韩沐伯突然出声。

  两人站在刚刚翻出去的围墙前。秦奋脚一蹬成功越过护栏,然后手忙脚乱把韩沐伯运了进去。两人走到男生宿舍楼下,告别。

  韩沐伯晃荡着饮料瓶子上楼,秦奋站在楼梯口看他。

  两人内心同时升腾起一个想法。

  妈妈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办?

  

  

  

  夏季学期很快过去,暑假到了。

  韩沐伯在放假第二天收拾好行李。他去楼下寝室溜了一圈,秦奋还在收拾东西。摁着关不上的行李箱委屈巴巴看着韩沐伯。

  韩沐伯叹了口气,帮秦奋把那个因装了太多东西而合不上的行李箱关上。

  “你到底装了多少东西?”韩沐伯抹抹头上的汗。

  “不多嘛。”秦奋咬了下嘴唇,“我就装了点衣服饰品生活用品…”

  “哦,对,我还要把我的周边运回去。”

  “对了,还有大鼓。”

  “让我想想还有啥来着?”

  韩沐伯彻底崩溃了。

  帮勤奋把所有东西包好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二人家都在本地,下午家长才来接。两人决定出去逛逛,顺道在外面吃饭。

  两人去了趟电玩城。

  秦奋看见抓娃娃机就挪不动脚步了。韩沐伯没办法,只好兑了几个币。

  韩沐伯信誓旦旦对秦奋说:“看中哪个了?伯哥给你夹。”

  秦奋有点怀疑:“老韩你没骗人吧?”

  韩沐伯拍胸口保证:“你实话实说,我什么时候坑过你?”

  “上次跟我说周三下午专业课改文化课的那个是不是你?”

  韩沐伯睁眼说瞎话:“没有,哪有的事。”

  秦奋相信了:“好,我要那个。”冲着某个鹅型玩偶伸手一指。

  三个硬币投进去,秦奋开始着急了:“老韩你认真的吗?”

  “别急,下一轮就给你弄出来。”

  秦奋不信。干脆爬到他身上指导:“往左一点,对,就这样,往下…”

  投到第五个硬币,玩偶成功落出。

  韩国把玩偶塞到某树袋熊手里:“赶紧从我身上下来,大热天的,像什么话。”

  树袋熊不情不愿接过玩偶:“人家都是把玩偶给女朋友,老韩你给一大老爷们像什么话…”

  韩沐伯气极反笑:“刚才是谁抱着抓娃娃机不撒手的?还有,秦大田你普通话不标准,咱就少说两句成吗?”

  秦奋气得从他身上跳下来:“你才秦大田!你全家秦大田!韩老师你仗势欺人!”

  韩沐伯得意地笑:“好好好,以后喊你甜甜行了吧?”

  “其实甜甜你不说话真的是个安静的美男子,相信我。”

  秦奋一头雾水:“我哪里美男子了?”

  韩沐伯笑得十分鸡贼:“你凑近点,我告诉你。”

  秦奋凑过去,韩沐伯突然靠近至他耳边。说话呼出的热气蒸得他耳朵通红。

  “你在我心里哪里都是美男子呀。”

  

  

  暑假两个月二人并未过多联系。微信联系为主,偶尔出来打个篮球吃个饭。有时韩沐伯会去秦奋家打游戏,被秦奋嘲笑一番游戏技术。

  开学前一天下大雨,秦奋已经回到学校。和韩沐伯发了条消息,蒙了条被子睡午觉。

  韩沐伯知道秦奋已回到学校,也收拾东西去学校。他到学校是下午三点,赶到学校被雨浇得湿透。他快速把东西运到宿舍,给秦奋发了条消息。

  秦奋被吵醒了,拖拉着拖鞋走到楼门口。韩沐伯正坐在楼梯上拧着湿透的外套。

  “你怎么来了?”秦奋迷迷糊糊问。

  “来陪你啊。”韩沐伯说。

  “然后呢?”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知怎么着两个人就凑到一起去了。起初只是唇和唇之间相碰,后来秦奋干脆把整个身体挂到韩沐伯身上。韩沐伯把他摁在墙上,背后一片白。

  8月31日,学校宿舍。两人在狭窄的楼梯道里接吻。韩沐伯衬衫领子攥在秦奋手里,托着秦奋的脑袋。秦奋另一只手还在往下,被韩沐伯一把打掉。

  秦奋不满地咬韩沐伯嘴唇。应该是几天没刮胡子,胡茬冒出来,蹭得韩沐伯直痒。秦奋这家伙是不是没把刮胡刀带过来?韩沐伯想。

  秦奋注意到韩沐伯走神,咬得更欢了。韩沐伯“嘶”了一声,把秦奋脑袋推开。

  秦奋:“去我宿舍,我舍友明天才来。”

  “去你宿舍干嘛?”韩沐伯哭笑不得,“秦奋我可告诉你,咱俩离成年可不是一天两天。”

  秦奋抗议:“我怎么了?盖着棉被纯聊天不行啊?”

  最后韩沐伯还是去了秦奋宿舍。秦奋偷偷从家里顺过来的吹风机,给韩沐伯把头发吹干后得瑟了一阵。韩沐伯忍无可忍,按住脑袋揍他了一顿。两个大男人缩在寝室床上打了几把游戏,到了饭店收拾着出门觅食。

  天晴了,一道长虹挂在天边。

  秦奋笑了:“韩老师,谢谢你喜欢我。”

  韩沐伯摇头:“我不喜欢你,我爱你呀。”

  秦奋嫌弃:“韩老师你这么肉麻干嘛?”

  “没,我说实话的。”

  “所以你一定要,爱上我。”

  

  

  高二重新分班,音乐部所有学生被打乱,按成绩分班。

  韩沐伯走进高二五班教室,想到秦奋高一在这间教室学习一整年。不禁开始感叹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混进民乐的地盘。一回头果然看见秦奋一头黄发亮得扎眼。秦奋一咧嘴,走到韩沐伯身边坐下。

  “哟,好巧啊老韩。”

  韩沐伯笑着打他一拳:“你还嫌高一坑我跑圈没坑够是不是?”

  “那可不。”

  老师夹了讲义进来,二人忙不做声了。

  过了一会儿秦奋就坐不住了,开始骚扰韩沐伯:“老韩你真的好认真啊。”

  “老韩你不累的吗?”

  韩沐伯没理他。秦奋干脆拽了只中性笔在韩沐伯手上画乌龟。韩沐伯忍不了了:“秦奋你别太过分!”

  秦奋笑嘻嘻:“好说,韩老师卖个萌呗。哟,韩老师这题做错啦!”手在草稿纸上划拉几下算出正确答案:“求我啊,求我我就给你讲。”

  韩沐伯举手:“老师我这题不会!”

  秦奋气得咬牙切齿:“行,韩沐伯,你狠。”

  “那是,你男朋友多聪明。”

  “去你的吧。”

  老师转头写板书,韩沐伯趁着个空当啄了秦奋一口。

  秦奋吓得跳起来:“!韩老师你上课耍流氓!”

  “秦奋你出去!”

  一截粉笔头砸到秦奋头上。

  

  高二下学期文理分班。韩沐伯学了文,秦奋去了理。

  高三学习忙碌,二人又分到了不同班级,联系愈加少。

  高三一年很快过去,至6月7日。

  考点门口韩沐伯遇到秦奋。二人寒暄几句,一同走进考场。

  发下卷子,考场内无声。

  两个班小时到,收卷铃响。二人走出考场。

  8月份韩沐伯收到心仪学校录取通知书。他问秦奋,秦奋笑得一脸鸡贼。

  韩沐伯不解。

  9月1日去学校报道。领了东西去宿舍放行李。舍友是个留平头的男生,两人寒暄几句又进来一人。韩沐伯只见他一头黄发亮得扎眼。脸隐在大墨镜下看不清眉眼。

  黄发男生看清屋内人,笑了:“哟,韩老师好久不见。”然后一把摘下墨镜:“你好,我是民族音乐的秦奋。”

  

  

  

  

  

  

评论(4)
热度(98)

© 与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