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荒野。

高中三年,长弧,慎关。

【蔡徐坤x你】傲慢与偏见 01

给基友的生贺 祝她生日快乐。
校园AU 校草x女主。
作者不是ikun,还拒绝撕逼。
以下

下雨了。

你躲在学校对过的书店里。雨下的突然,你完全没有想过要带伞。只能缩在小书店里,暗自祈祷过一会儿雨会下的小些。等了很长时间雨势完全没有丝毫要减弱的意思。你等的有些百无聊赖了,顺势抓起了旁边的漫画。眼角却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身影属于蔡徐坤。他是你们学校的校草,也是你的同学。名字永远挂在年级正数前三的大佬。

现在大佬就站在你前方不足五米处,低着脑袋,手里攥着一本练习册。一看就知道是个没带伞的可怜孩子,你想。

然后你就看见可怜孩子朝你这边转了个头,露出幼儿园老师哄骗刚入园的小朋友般的眼神。

可怜孩子朝你的方向艰难的挪动着脚步,在一片身后女生的尖叫声中冲你露出灿烂的微笑:“嗨,好巧啊。”

……兄弟你把五三放下,我们有话好说。

心里是这么想,可嘴上不能这么说啊。你快速调整好表情:“好巧啊,有事吗小蔡同学?”

“没,没事……”

“没事就好好学习吧。你看你手里的练习册,多么迷人对不对。”

“我……”

“你看,你就是这么想的嘛。你要知道知识的力量是伟大的,知识就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不,我是想说。”蔡徐坤忍不下去了,“我想说我有把伞,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你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栽下去。

平心而论,你很讨厌蔡徐坤。

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觉得讨厌。班级组织友谊赛,他每次进一个球,总会往你所在的方向看一眼两眼,惊起一片尖叫。

快醒醒,有啥好看的?

还有每次考试完,放榜的时候。看见年级前三总会挂着那个人的名字,心情就没由来的烦躁。可他人缘又极好,女生把他当男神男生把他当哥们儿。整个人往那一杵,什么都不用做,只消站着,总会有一群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人在他身边围成一圈。他似乎生来就具有强大的凝聚力。而这种能力很显然是你这种毫不起眼的普通女生所具备的。于是你只能站在人群外围,自己的一方天地里。孤独的,嫉妒着人群中心的某人。

现在某人站在你身前,双眼里写满对送你回家的渴望。

“不用了吧……”你慢慢开口。“这么大的雨,你还是自己回去吧。”

“别让家里人担心。”

一瞬间你觉得面前的这个男生像条湿漉漉的大型犬。“我的伞大!而且我们两个家顺路,不会很耽误时间的。”

“算了吧。还是不要麻烦别人比较好。”你冲他笑笑,起身走到柜台边,“雨也小了,再见咯。”

转头,直接冲进雨帘。

蔡徐坤在门口,注视着你跑走的方向,站了好久好久。

雨真的没小,一点也没。

回到家衣服已经湿透。明天是不能接着穿了,你毫不留恋的把它们扔进洗衣机。

qq群里消息已经刷到99+,大多数都是已经到了家的同学们对这场雨的控诉,以及对继续困在外面的同学的无情嘲笑。刷屏速度很快,你跟着发了个表情包。

下一秒钟一个好友验证就过来了。显示来自同学群,你点了通过。

—到家了吗?

—你是?

—蔡徐坤

你吓得差点把手机摔倒地上。

—到家了

—到家就好

—好,没事我就去写作业了

—去吧

你下了qq,摊开练习册。

不对啊我去写作业跟他有什么关系啊?这都要报备怎么跟小媳妇一样?

远处的蔡徐坤打了个喷嚏。

写完作业已是深夜。

QQ里同学群还很热闹。你直接点进了最上面的一个聊天窗,是之前在qq上认识的一个姑娘。

未读消息。

—在吗?

—在的哦!

—这么长时间才写完作业,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嘤嘤嘤

你连忙打字:不是不是!今天下雨,回来的晚作业写得才慢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

—怎么了?

—今天作业有道题不会做_(:3」∠❀)_

—哪道题?我来看看?

和你们今天的作业是一道题。你发了条语音过去,把题讲清楚了。对面发来一个“好厉害”的表情。

—没什么啦。不过你真的不考虑发条语音以示感激吗?

你们认识一年多,你连她的声音也没听过。

—不要啦。等时机成熟了你会听到的。

—明明快要熟透了好么?!

—(^_^)

—算了算了,我跟你说啊。今天我们校草要送我回家,吓得我一哆嗦。他不会是要把我拐卖到山区吧?

—没准人家喜欢你呢。

—得了吧他喜欢我?他瞎?

—指不定还真瞎。(托腮)

—算了不跟你闹,我明天还上课呢。睡觉去了啊。

—晚安

—晚安

躺在床上,想起她说的话。

他不会真喜欢我吧?

得了吧她瞎你也瞎?

醒醒,天亮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你在床上翻腾来翻腾去,一直翻到凌晨,才彻底睡着。

第二天上学自然是掐着点进的教室。班主任在讲台上面不满地敲着黑板,发量感人的头顶被上午七点的太阳照得锃亮。

“你校服呢?”

校服?

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洗了。

“那你怎么办?一会儿还有课间操,就由着你扣分?”

“站墙角去。”

底下一篇嘘声。班主任抓着装抓得严算是人尽皆知,正好赶上今天脾气不好,你算是正好撞到枪口上。

你磨磨蹭蹭地开始收拾书包。

“去啊?还要我把你请过去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没这个意思。”你陪着笑。

“老师!”角落里有人举手,是蔡徐坤。“课间操是不是只要穿校服外套就行了?”

班主任点点头。

“那你随便找件校服外套给她穿着不就完了?”

“说得倒容易,哪来那么多校服外套给你借?”

“我啊。”蔡徐坤笑笑,指指自己,“把我外套给她,我自己有校服短袖。”

“那老师您没意见的话,我就把我衣服给她了啊?”

“老师?”

“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

……大概tb不会有c?

评论(9)
热度(39)

© 与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