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荒野。

高中三年,长弧,慎关。

【瑶墨】玫瑰

拿瑶墨开刀,几句话泊秦淮。私设多如狗,人物极度欧欧西。别上升真人,别撕逼别骂人。有意见就说,看着听。
感谢小七帮我改文,爱她。 @七個核桃
以上。



“喂,请问是秦子墨先生吗?您有一份快递。”

秦子墨收到一束玫瑰。

是白色的,早上8点从花店送来,还有水珠在上面。阳光下被照得晶晶亮。

粉丝送的?

远处靖佩瑶走过来,手里还拎了一大堆东西。看见秦子墨手里的花,他乐了:“哟,粉丝送的?”

“不知道。”秦子墨抓着头发。

“估计是哪家小姑娘看上你了。”靖佩瑶笑。

“哎呦,瑶哥你别笑话我啦。”秦子墨耳尖顿时通红。

“那可不一定。”靖佩瑶一本正经地唬弄他,“你要知道,世界上有样东西叫女友粉。”

“吃早饭了没?给你。”他把手上的袋子递给秦子墨。秦子墨打开一看,刚出锅的小笼包。在初春的空气里蒸腾着热气。

“你别不吃早饭,对胃不好。”靖佩瑶教育他。

秦子墨不吃他这套,毫不客气地接过靖佩瑶的袋子,一溜小跑走了。

训练结束后依旧是众人的闲聊时间。往日里靖佩瑶都会在这时充当捧哏的角色。今天他却第一个开了口。

“来来来都过来。”

靖佩瑶身边顿时呼啦啦飞过来一片人。

“秦子墨今天早上收到一束玫瑰。”靖佩瑶神秘兮兮。

“收到一束玫瑰咋了?”左叶拿着水杯第一个不服,“奋哥也天天收玫瑰!”

“别闹,那是你伯哥送的。”靖佩瑶一脸老僧入定。

左叶的水洒了。

“哎哎,瑶哥你别说了!”秦子墨在练习室另一头高声喊,马上被兄组二人围殴:“秦子墨你喊这么大声想不想活了?”

秦子墨马上抱头下蹲,在旁边安静如鸡。

你们聊我的八卦还不让我说话!什么世道!

秦奋开始疯狂嘲笑二人:“一束玫瑰而已,至于吗?”

秦子墨:不,我的心情你不懂。

第二天,秦子墨又收到一束玫瑰。

秦子墨站在花店老板面前,陷入沉思。

粉玫瑰躺在秦子墨手中,娇艳欲滴。

这玫瑰还进化了???

靖佩瑶又拎着早饭过来了:“秦子墨你堵到公司门口干嘛呢?”

转头看到和他面面相觑的花店老板,了然:“又是粉丝送的?”

秦子墨点点头。

靖佩瑶笑了。“走吧,快迟到了。”他把袋子塞进秦子墨手里,又从他手上接过那束玫瑰。两个人一路沉默着走进练习室。

“哟,墨哥。今天又收到花啦?”

靖佩瑶笑着接茬:“那是,你墨哥一天一束玫瑰没在怕的。”

秦子墨气得要打人,被靖佩瑶摁那儿了:“粉丝给你的小心意,收个玫瑰咋了?”

秦子墨仔细一想,也是。就没有再作声。

第三天,秦子墨又收到一束玫瑰。

秦子墨将那束红玫瑰带进练习室时脸已经红得像那束玫瑰了。

韩沐伯:“秦子墨你干嘛呢?赶紧收拾收拾来训练了!”转头一看秦子墨脸上表情,手机掉到地上。

“怎么着,又收到花啦?”

靖佩瑶笑:“估计是哪个姑娘看上秦子墨了,想让他帮忙解决自己终身大事。”

秦子墨:“我不是我没有!”

“别装,秦子墨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

秦子墨生气了:“我就收束花,你们一个两个话怎么这么多?”

他把花扔进垃圾桶,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训练。

没有人说话了。

晚上回到宿舍。

宿舍里已经放了一束黄玫瑰,依旧带着水珠。旁边一张卡片,上书三字:对不起。

“这谁送的?”

秦子墨朝隔壁喊。

靖佩瑶从上铺露出脑袋:“我到家的时候看见快递在门口,说是有你的花。我就顺手给你拿进来了。”

“真的?”秦子墨怀疑。

“真的。”靖佩瑶坚定。

“好吧,信你一回。”秦子墨瘫在床上,“明天放假,瑶哥你想怎么玩?”

“到时候再说吧。”靖佩瑶从上铺爬下来,“我先洗漱去了。”

秦子墨看着靖佩瑶的背影陷入沉思。

那字挺眼熟的。

第二天,秦子墨醒来已是正午。

上铺靖佩瑶床上,被子已经被叠得整齐。他试探着喊了声“瑶哥”,没人回应。

秦子墨挣扎着洗漱。匆匆拾掇了一下自己,准备出门。

距离宿舍两条街的花店里。秦子墨看到靖佩瑶拿着两束玫瑰,和花店老板交谈着什么。

“瑶哥,你干什么呢?”秦子墨跑过去喊他。

靖佩瑶脸不红心不跳:“晚上班级聚会,我给班主任买束花。”

给班主任送玫瑰?靖佩瑶你说什么骚话呢?

“你不是山西人吗?”

“我班主任在北京旅游。”

秦子墨惊了。

他看着靖佩瑶火速买下那两束花,把他往外面推:“这个点了,瑶哥带你吃饭去。”

两个人坐在餐厅里,相顾无言。旁边还放了两束花。

菜上来了。靖佩瑶要伸手去夹,被秦子墨拦住:“瑶哥,我问你件事。”

“你说。”靖佩瑶没当回事,夹了块排骨要往盘子里放。

“那些花是不是你送的?”

靖佩瑶“嗷”的一嗓子,排骨掉到地上也要强装镇定:“你瞎说。”

“那你今天买花干什么?”

“送老师啊。”

“昨天的字是谁写的?”

“我啊。”靖佩瑶很快回答,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不是我,你刚刚听错了。”

“你别装。”秦子墨忍不下去了,“你说实话,是不是你送的?”

靖佩瑶点了点头。

“?你送我花干什么?”

靖佩瑶苦笑。

“秦子墨。我说我喜欢你,你信吗?”

秦子墨不想去回忆那个瞬间。

午后日光洒在二人身上,像镀了层金。靖佩瑶坐在他对面,手里捧着两束玫瑰。

“秦子墨,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end

评论(7)
热度(56)

© 与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