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荒野。

高中三年,长弧,慎关。

【启明】花纹症

旧文混更。
告诉我启明还有人吗?
走着。

杜明第一次看到吴启背后的花。

杜明和吴启在同一间宿舍。那天杜明从外面回来,就大喇喇往床上一躺,盯着对面柜子上的寒烟柔手办。

轮回宿舍条件很好,每间都有独立卫浴。

吴启适时从淋浴间出来,头发上还滴着水珠。他吼杜明:“干嘛呢你?帮我把床上的毛巾拿过来!”
一串儿水珠顺着他甩头的动作滑落,胸前留下一串水渍。

杜明呆呆地把毛巾递过去,又继续呆呆地盯着他的寒烟柔海报。

吴启弯下腰去擦头发。水珠顺着地心引力向下,在地板上形成小小一摊。

杜明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吴启背后的花的。

杜明把目光转向吴启。他看见吴启的后背上有东西,有点泛黄。

“唉启哥,”他突然出声,“你转过来一下。”

吴启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你背后有点东西,”杜明解释,“有点黄黄的。”

吴启顺从地直起身来转身背对他。

“你去纹身了?”

“纹身?我背后有什么?”

杜明说:“一朵向日葵。”

其实说是一朵也不是很准确,或许用“一簇”来形容更加恰当。明艳的黄色在吴启背后大片大片铺散开,像有人用黄色的颜料故意涂上去的。绿色之叶顺着尾椎骨一路向下,最后滑进了裤腰里,杜明看不见的地方。

杜明哈哈大笑:“你这么酷炫的吗启哥,人家都纹青龙白虎就你纹个向日葵?”

“你可拉倒吧。”吴启作势要给他一锤,“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启哥本来要去纹一朵帅气的玫瑰的,纹身店那小伙儿听错了,硬生生给纹了朵向日葵。”

杜明朝他后背伸手:“来来来,让小明感受一下你这来之不易的向日葵。”

手碰到后背的一瞬间,吴启感到一阵剧痛。这剧痛顺着他背后的花纹一路向上,直挺挺得刺向大脑皮层,刺得他头皮发麻。

吴启小声吸了口冷气。

“得了吧你,”他说,“这么乐意摸,你干脆跟我过得了。天天给你摸个够。去——找副队去。”

杜明红了耳尖儿,急忙退出门去。

吴启看见杜明消失在外,笑出轻声。

一想到他,背上的花又开始疼了。

江波涛来了,后头还跟着个周泽楷,外带一方明华。

周泽楷还低着头在手机上敲敲打打。

“给你。”他调出一个网页,把手机塞到江波涛手里。

江波涛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字眯起眼睛:“花纹症?”

方明华点点头:“我陪老婆看小说的时候看到的,跟吴启的症状很像。”

吴启褪下衣服,把光裸的后背展露在他们三个面前。大朵大朵的向日葵直直地撞进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周泽楷倒吸了一口冷气,后退了一步,撞在后面的柜子上。残忍静默的手办掉在地上,发出啪嗒声响。

“是……谁?”他颤抖着声音问。

“杜明。”吴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又重新把衣服穿好。

“怎么办?”方明华急促地问。

“不能怎么办。”江波涛有点不耐烦,“这么短的时间让杜明爱上你,怎么想都不可能。”

“不太现实。”吴启接过话把儿,“我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周泽楷问。

“等死呗,多显而易见的事。”

吴启深吸了一口气:“我怎么样无所谓,只要他能过得好,就行了。”他摸摸鼻子。

周泽楷眨眨眼睛。“祝你好运。”他说。

然后他把那个残忍静默手办捡起来,跟柜子里的吴霜钩月摆到一块儿,走出房间。

窗外有一道光打过来,打在两个手办身上。残忍静默手中的匕首和吴霜钩月手中的光剑一道,闪着银光。

杜明想了很多。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是花纹症,他想。群里那个雷霆的戴妍琦,天天说这个,弄得他不想知道都难。

他也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吴启有喜欢的人了。苏沐橙,楚云秀,兴欣的美女老板或者唐柔……联盟里所有女孩子的名字都在他的脑海里头过了一遍,可他丝毫没有发现什么迹象。

紧接着他又想起了两个人出去闲逛的时候,在路上碰到的吴启的女同学,也不像有什么的样子。

那会不会,是他呢?

他被自己的这个主意吓了一跳,几乎是慌乱的地想要把这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里头赶出去。但这个念头在脑子里越扎越深,最后生根发芽。

他想起自己胃痛的时候,吴启装作不经意放在桌子上的热牛奶。

她想起去年夏天去海边度假的时候,吴启替他收拾好的行李和防晒用品。

他想起第八赛季拿到冠军时吴起冲到他面前给他的拥抱和流下的热泪。

他想起他对吴启说他喜欢唐柔时吴启脸上受伤的表情。

满脑子都是吴启。

门开了,周泽楷从里面探出脑袋。

“怎么样?”杜明急切地凑上去,问。

周泽楷点点头。“不怎么样。”他说。

“吴启快要死了。”方明华说,“他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你先别进去。”

“加油。”江波涛故作沉重的拍了拍杜明的肩,带着其他两个人走了。只留下三个潇洒的背影。

吴启快要死了。他的脑海里始终盘旋着这个念头。

吴启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可他快要死了。

自己喜欢的到底是唐柔还是吴启?

可他快要死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他快要死了。

你快没机会了。

最后的最后,他打开门,冲了进去。

吴启是真的乱。他知道他应该放弃,但是他做不到。对杜明的情感像一丛泡在乌黑毒汁里头疯狂生长的毒藤蔓一样见不得光。用手去抓,还会反抗,刺得他遍体鳞伤。

他抑制不住地想起杜明。他开始想象杜明在他死后会怎样生活。他会不会在自己胃痛时热一杯牛奶;出去玩之前会不会把该收拾的东西丢的乱七八糟的;晚上会不会熬夜熬到凌晨三点……

他想知道杜明以后的生活里,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会时常出现自己的影子。

门开了,杜明带着一阵旋风冲了进来。

“我知道为什么了。”他说。

“你不知道。”吴启摇头。

“我知道,”杜明说,“因为你喜欢我。”

吴启睁大了眼睛。

“那有什么用?”吴启说,“反正你也不能为了我贡献你留给女神的初吻。”

后背上的花又在不争气地疼了,该死。

“我可以的。”杜明轻声说。

他快步走到吴启面前,抓住他的肩。杜明感觉自己的手心在冒汗。

“我喜欢你,吴启。”

“如果我吻你,你还会痛吗?”

end

评论(13)
热度(31)

© 与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