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荒野。

心动嘉宾方锐。

【瑶墨】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下)

 开学之前我搞完咯。
时间关系有点仓促,见谅。
有和我属性相同的镁铝扩列吗。属性见置顶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夏初。高考进入百天倒计时。

  每天都有一个血淋淋的数字悬在上头,提醒他们,还有多久踏上战场。整个学校都没了轻快活泼的朝气,而代之的是空气里的压抑与沉重。不管是高一,高二,高三。

  高一级部的气氛相较高二高三要轻松些许。秦子墨还乐得在周六晚上的自习课下去打球。汗湿脑袋被塞进水龙头下,冲个酣畅淋漓。

  靖佩瑶就坐在窗边位置偷偷看他,偶尔被讲台上老师的怒吼震得回过神,露出无辜神情,又继续与政史地作斗争。他嘴里还念叨着大事年表,心却向着操场上的人飞了。手在草稿纸上一遍又一遍划拉:32天,31天……秦子墨,秦子墨……

  “秦子墨……”他念叨出了声。

  讲台上飞过来一截粉笔,精准无误砸中他额头。

  靖佩瑶被彻底砸清醒了,马上开始学习。这样一直到下课铃响,他慢悠悠收拾东西朝宿舍走去。男生宿舍楼前是操场。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和秦子墨在那里打个照面。运气更好,两人还能有时间寒暄几句。

  今天他运气好到炸裂了,秦子墨在那里等他。

  “瑶哥!”秦子墨扑上来。

  靖佩瑶一脸嫌弃的将秦子墨从身上扒拉下来:“别往我身上趴,你刚打完球,身上有汗。”

  亲子墨委屈巴巴,靖佩瑶爆笑。

  “你今天想吃啥!我给你出去买。”

  “煎饼果子吧,要两个蛋。”靖佩瑶思考一下。

  秦子墨马上往外跑,跑了没两步又折回来:“老地方等我!”

  “成。”靖佩瑶答得很干脆。

  他晃晃悠悠把书放回宿舍。舍友已经洗漱完了,正打着小夜灯趴在床上看书。看到靖佩瑶进来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回来了啊?”

  “出去趟,老师来查寝帮我应一声。”

  舍友肯定得很干脆,他又晃悠着走了。

  走到老地方秦子墨已经等在那儿,隔着栏杆冲他挥手:“快点儿快点儿!”

  靖佩瑶忙从栏杆缝隙里接过煎饼果子,顾不得烫,剥开塑料袋就开始狼吞虎咽。秦子墨看他吃饭怪心疼:“哎呀,瑶哥你慢点!”

  靖佩瑶嘴里饭还没咽:“你懂什么?这叫在读高三学生的速度。”

  “哎呀,你再这么吃几天,早晚得噎死。”

  靖佩瑶回他一白眼:“你就不能盼我点好?”

  “是是是,我瑶哥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头幼儿园。哎瑶哥你不觉得咱俩这样像探监吗?”

  “啥?”靖佩瑶从秦子墨手里接过可乐,咕嘟咕嘟灌进嘴里。

  “探监。”秦子墨比划,“我在监狱外头,你在监狱里头。咱俩相顾无言泪千行……哎呦巡查快来了我走了——”

  “你快走。”靖佩瑶打了个饱嗝,自己也快步跑回去。胃里碳酸饮料和煎饼果子酱在和胃酸进行化学反应,撑得他不好受。

  回到宿舍,舍友还保持着他去时的姿势,听见声音回了一句:“我帮你应过了。”

  “谢了哥们儿。”靖佩瑶从兜里摸出一支棒棒糖扔到他床上。舍友接过来拆了吃了,眼睛依然盯着书本。

  靖佩瑶有些烦躁,快速洗漱完,趴到床上看了一会儿书就睡了。

  他就这样度过整个五月。

  

  6月7日倒计时翻到零。早上,靖佩瑶收拾好东西,最后一次检查了考试用具。

  饭桌旁靖母已准备好饭菜。靖佩瑶一饮而尽,抹抹嘴:“妈,我去了。”

  “去吧,万事小心。”

  他骑车来到考点。时间未到,外面已经围了一圈人。大多数是来考试的学生和来陪孩子考试的家长。他在人群里奋力穿梭,看到一头熟悉黑发。

  “秦子墨!”

  秦子墨闻声转头:“哎呀,瑶哥你怎么从这边过来的呀?”

  “那边没地儿停车,我把车停这边了。”

  秦子墨艺一脸恍然大悟,随后换上一副欠揍表情:“怎么样?快高考了紧张不?”

  “不紧张。你瑶哥什么时候怕过?”

  靖佩瑶强装镇定。

  “哎你这个发展不对唉。再过两天你就是半只脚迈进大学门的老男人了唉,面对我这个祖国花朵一点感想都没有的嘛?”

  不出所料被命运扼住后脖颈,秦子墨笑了:“对对对,就保持这个状态,很好……”秦子墨抓住靖佩瑶手,在自己裤边儿蹭两下,蹭掉手上汗:“你墨哥大型锦鲤在这里,想转的赶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秦子墨,你想死了是吧?”靖佩瑶强忍笑意。

  考点门开了。人一下子呼啦啦涌进去。靖佩瑶准备进门,秦子墨突然大声喊他。

  “靖佩瑶!”

  靖佩瑶回头。

  “加油啊!”

  靖佩瑶冲他一笑,拿起考具袋冲进考点。

  

  6月8日下午靖佩瑶走出考场。手机两天没开机,刚连上网络时卡了一下。消息推送之类呼啦啦刷了200多条。反正现在也是闲着,他乐得一条一条看过去。

  班级群里已经炸锅,大部分人都在感叹熬了三年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一片混乱。他跟着刷了几条,发了俩表情包。重要退了QQ去刷b站,秦子墨的消息进来了。

  ——瑶哥在吗?

  ……算了,你不在更好

  有件事憋了好久了,想跟你说。

  靖佩瑶正疑惑,手机没电关机了。他回到家拿了充电器充电,才看到秦子墨的最后一句话。

  ——我喜欢你。

  靖佩瑶的手机摔碎了。

  

  

  靖佩瑶真的不知道怎样回应秦子墨。

  平心而论,他不敢保证他对秦子墨的感情,像秦子墨对他的感情。他至少不敢保证它们同出一源。

  秦子墨这个小孩一直是他很喜欢的。说是小孩也不妥当。秦子墨身上带一种他所没有的少年意气,明媚炽烈。他像束光,永远冲靖佩瑶笑,笑得明艳。

  他不敢,他不敢靠近他。

  于是靖佩瑶选择无视。

  秦子墨也当做没说过。二人就这样相安无事度过三个月。

  九月初靖佩瑶坐上南下火车。他高考成绩平平,勉强卡着一本分数线。没超常发挥也无半点失误,很好的结果。

  这次秦子墨没去给他送行。升上高二学业愈加忙碌,他实在是抽不出时间。

  父母把他送到进站口,手里拎着大箱子。检票时间还早。他没让父母陪着,自己一个人坐在候车区玩手机。无意刷到篇鸡汤,大意是遇到喜欢的人尽力争取之类。他呵呵笑出声,觉得这人真会玩。他懂个啥,就在这瞎说。

  然后他想起秦子墨。

  无需太多言语,他明白了。

  靖佩瑶掏出手机。

  “喂!秦子墨!”

  对面接得很快:“瑶哥你干嘛我上课呢……”

  “我喜欢你啊!”

  他决定了。

  他要用尽他的一切,奔向秦子墨。

  

  end。

文末比比几句没写出来的。秦子墨和靖佩瑶在文里是两类人的代表。靖佩瑶代表向现实妥协,秦子墨代表斗争到底。因为各种原因没写出来,见谅。
又。片段式的叙事方式你们看得肯定很不舒服。(真的有人看吗?)时间跨度大这一点真的不是短时间能改的。还有我感人的描写。这些问题在努力克服,别着急。我们要佛一点。
没有东西的文章不是好文章。我离写好文章真的很远。
快开学了。脑洞很多,没得写。有点sad。
以及感谢两位朋友陪我讨论。虽然最后跑偏了,谢谢。
圈一下他们。 @谦弈.  @七個核桃
以后见!
还有!
趁着没开学,属性相同的镁铝扩我!

评论(2)
热度(17)

© 与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