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耀阳—想扩列

【启明】人之常情

ooc严重and私设多如狗and小学生文笔

私心带周江玩儿

纯种北方人并不知道南方的冬天窗户上会不会有水汽儿

我的笔画写对了没我也不知道

HE,信我。

没问题咱就走着?



对于轮回的汉子们来说,最难熬的莫过于冬天。


s市临海,冬天气候湿冷。某些外地队员十分不习惯。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众人不定时去火锅店一聚的习惯。


今年也不例外,在不知道是谁的号召下,一群人浩浩荡荡投向了火锅的怀抱。



到了火锅店以后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紧接着所有人都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往下剥。场面之凄惨犹如到了换毛季的企鹅窝。


孙翔企鹅率先完成脱毛,第一个伸手去拿菜单:“两盘羊肉两盘牛肉一盘虾滑一盘牛丸子!”


第二个完成脱毛正想伸手抢菜单的杜明企鹅听到这句话小脸立时变得煞白。


还在慢悠悠解围巾的吴启善解人意地接过话头:“杜明不吃羊肉。服务员,麻烦再加一盘丸子谢谢。”


说完他就转过头去,故意不理会杜明那大型犬般湿漉漉的眼神。



轮回众人点的是鸳鸯锅,半红半白。


菜好了,所有人都忙着去抢红锅里的菜。只有正对着红锅的江波涛没动—他不能吃辣。


周泽楷率先注意到,从白锅里夹了一筷子菜递到江波涛面前:“江,吃。”


“谢谢小周”江波涛无比自然的“啊呜”一口吃掉,顺便在周泽楷嘴边吧唧一口。


周泽楷脸上顿时火红一片。


轮回众人有些懵,最先反应过来的杜明:“等等卧槽你们......”


周泽楷没说话,又亲了一口江波涛的额头。


不怕事的人民群众在接受了队长和副队都是基佬的事实之后开始起哄:“哦哦哦再亲一个......”


吴启没起哄,安安静静地吃着刚捞出来的生菜。


其实一开始也不是没有想法的,但他比其他人早了半个月知道了这个事实:他曾在训练室旁边的洗手间里撞见过两个人接吻。


坦白来说他很羡慕他们,至少他们可以简简单单的在一起。


而他喜欢的那个人......他回头看了一眼杜明。


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的吧。


“吴启你咋没点反应啊?”


“你要啥反应啊兄弟。”吴启撇了撇嘴。


“比如你不考虑一下烧死这对狗男男吗?”杜明兴致勃勃地进来插话。


“死心吧杜明大大,”吴启拍了拍杜明的肩,“如果你烧死了这对够男男,那你今年的工资也不用想着要了。”


杜明欲哭无泪,吴启哈哈大笑,往杜明碗里夹了个虾滑。



北京时间二十三点一十五,吴启敲开了轮回正副队的门。


开门的是周泽楷。他抱着枕头发型凌乱,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怒气。


“我找副队。”吴启说。


周泽楷点点头,把他放了进去。


江波涛的头发还是湿的,乖乖趴在床上任凭周泽楷摆弄。


“我想告白了。”吴启开门见山。


“可以嘛小启子。”江波涛嘻嘻地笑,周泽楷在后面给他擦头发。


“卧槽副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吴启给自己搬了把椅子,抱着江波涛的胳膊摇晃。


周泽楷手下的力道重了些。


“小周你清点,嘶...所所以说小启子你想让我帮你啥?”


“说说你和队长咋好上的呗?”吴启支棱着下巴作聆听状。


打吴启进屋以来一声儿不吭的周泽楷说话了。他扳过江波涛的脑袋在人额头上亲了一口。“就这样。”他说。


“对嘛就是这样,一股作气的上吧小启子。”江波涛继续笑嘻嘻,“小周太棒啦来啵儿一个!”周泽楷顺从地把脑袋凑过去。


吴启觉得这队友有点不靠谱。还是得靠自己。



北京时间六点二十七,吴启蹲在了杜明房间门口。


他在这里蹲了好长时间了。周泽楷和江波涛的话他回去也有好好考虑。再联想到那两人之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那自己和杜明呢?他们又算什么?


我们什么都算不上,他想。充其量是一段注定会be的暗恋。他单方面暗恋人家。


杜明是个直的,直上天的直。他这么给自己洗脑。杜明注定是唐柔的。如果不是,也应该是个姑娘,不是自己,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


对,就让他和他的暗恋都见鬼去吧。


门在这时被打开半个,一股子热风和杜明毛茸茸的脑袋适时的朝他翻涌而来。


”启哥儿你咋这时候在我屋门口?快点进来我开了空调。”杜明脸上的表情还是笑着的。


“我找你有事。”吴启眨眨眼,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眶显得那么干涩。



所以说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吴启想。


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刚刚是站在杜明的宿舍门口,对着笑着的杜明说“我找你有事”。


然后他就借口自己要洗把脸逃进了洗手间。


吴启往脸上泼了点水,尽力伪装出一副洗完了脸没找到毛巾的样子。


出了洗手间他看见杜明正在窗玻璃上写字。一笔一画及其认真。像个晚上熬夜写作业的小学生。


竖,横折,横,横,横,竖撇,捺。吴。


点,横折,横,撇,竖,横折,横。启。


吴,启。


吴启在后面重重地咳出了声。


杜明立刻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伸手去抹,把字擦掉之后转身面对吴启“启哥儿你可什么都没看见听见没?”


“我可啥都看见了。”吴启笑着冲着他伸出手,“杜明。”


“我喜欢你啊。”



“所以你喜欢的不是唐柔吗?”

“这个嘛,”杜明摸摸自己的鼻子尖儿,那里在五十七秒前被吴启的嘴唇光顾过,“女神是女神,男朋友是男朋友,人之常情嘛。”



END


评论(10)

热度(98)